舌尖上的凌源(二)

文章来源: 录入者:bjy 责任编辑:bjy 作者:王作琏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4日10:05:58

第二篇 改革发展丰富了舌尖上的感觉

十年文革一场恶梦,不过百姓生活却不似梦一夜而过,而是苦苦熬着物质极度匮乏的岁月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啊!农民口粮不足,市民供应商品粮按月买,一般也不够。那时的猪肉、鸡蛋可不是像现在日常食用,而是稀罕物,得用作待客人。一两个月不见油水是农家常有的事,市民呢,一月供应三两豆油,三两油成了辽宁的代名词。因省领导姓陈,辽宁别名陈三两。

有一句话四个字叫南粮北调。这词终结三十多年啦,三十多年前辽宁吃粮本地不够,年年得从南方调入。可想而知城镇市民农村农民吃粮问题是多紧张。俗话说手中存粮心不慌,一家人整年愁吃的不够,那日子能好过得了?终年累月以填饱肚子为目标的人们想美食吗?当然想。不过想想罢了。

不知现在四十岁以上的人还记得不,三十多年前市民按肉票去食品公司门市买肉,都指望买厚膘即肥胖的部位,农民也如此喜欢肥猪,既有肉一年的油也差不多够啦。这种情形大约在九十年代初才改变。买瘦肉、吃植物油逐渐习以为常。这可谓一场舌尖上的变革呀!此变来自生产力的发展,来自彻底废弃文革及文革前的生产关系的模式,来之不易。

文革结束后农业的变革一一飞跃两次,大体划分。前次,经过七、八年的争论、斗争终于推倒“两个凡是”的一程不变的理论,实行了农村生产体制的根本变革,称作第二次土地改革即土地使用权重归农民。按人均分个体自我经管,这是一次生产关系的大改变,从而生产力大发展。农民的积极性一下子换来粮食、果蔬的大增产,翻着番的倍增。多少年缺粮少粮的局面一下子解决啦。

从此,农民的一句口头语一一敞开肚皮吃饭,实现啦。市场放开当然粮食及其制品市上满目琳琅,市民仍然凭粮食本供应可不足有处去买,主副食再也不愁人啦。

首先是农民吃饱之余恢复吃好的习惯,开始变着样的吃:豆腐、粉条炖猪肉;咯豆子、饸饹可劲造;鸡蛋不再是稀罕物,煮、炖、荷包、炒着吃,大煎饼、豆包、切糕、倒换着吃。市民更不用说啦,结束了多年缺粮少菜只靠供应的苦日子。这是改革第一次飞跃的成果。

城里的食品店随便卖肉,蔬菜公司的门市逐渐撤销不见啦,农贸市场代替了菜棚子供应点,市民跟着农民的生产承包责任制改变了日常生活习惯,主副食来源由公办转而个体私人提供,当然吃的用的也发生着质的变化。

农业第二个巨大变化是科学技术上的重大进步。大面积推广小麦种植,小麦和玉米套种。农民们在农技人员和农机人员的帮助下实施小麦畦梗上密植两垅玉米的耕作方法,小麦夏收亩产四、五百斤,收完小麦即追肥灌水,玉米通风透光疯长,到秋亩产都千斤以上。如此农民吃细粮一一白面真是自家产的有的是。再也不是文革和文革前,那些年,一年三节政府给农民按人口分,一斤二、三斤的,让年节上农家包顿饺子吃。记的当年分白面去孩子大人,敲锣打鼓还嘁万岁口号••••••

自己种麦还高产,各家个户枕着馒头睡(俗语),三天两头包饺子、蒸馒头、烙饼、手擀面、炸油条,有的农户人说话口高,自然而然说,都想高梁米、小米、玉米面吃啦!也是自打白面自家出之后,谁家不是细粮,大米白面培着,久而久之真有些想换换口味的感觉。不过,玉米面是脱过两次皮加工出的,高粱米都是好吃的品种,可不是那二五三、洋大粒涩巴高粱喽。

继大面积推广小麦套种玉米的耕作法之后,蔬菜暖棚引入凌源。蔬菜大棚最初引入曾遇到不少阻力:土地问题,技术问题,资金问题,市场问题。先后逐渐得到解决。大棚遍布全市农村,塑料大棚改变了农村种植结构,成为农村经济项目之主体,农民此项收入可观。值得一提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凌源市历届政府为引入、推广、普及大棚做出巨大努力,这一点功不可没。

大棚给农家给市民带来反季鲜菜,人们的餐桌上不分春夏秋冬,什么新鲜菜蔬都有。黄瓜、豆角、芹菜、西红柿,茄子、角瓜、辣椒••••••老百姓想吃啥菜吃啥。二十多年前吃菜难问题已不复存在,菜蓝子和米袋子都掌握在农民自家手里,方便的市场由城镇里的居民自由采买各类愿吃的蔬菜。农村、街区多年前尤其是大集体时的常常饭吃不饱,菜没得吃的常态消失啦,单一的白菜萝卜、萝卜白菜就饭吃,单一的冬天仅能吃酸菜的古老传统习惯没啦。

进入九十年代特别是新世纪以来,城区的饭店由八十年代初的几十家增到上百家、几百家,我看现在千家恐怕也打不住,这是数量的激增。再看种类,早点小吃类,晚间消闲烧烤类,全天候服务类,吃饭的地分布于大街小巷,分时段接待食客;从质量上区别,上至星级宾馆,下至小餐桌、食摊,都打理的有模有样。要气派时尚有宾馆星级饭店,集餐饮娱乐消闲住宿旅游于一体,要实惠方便吃特色有多少小吃部,数也数不清。

一个从一两万多口居民的城镇己变成几十万人的城市,可居民的饮食也朝社会化方向发展。日常来客,招待基本不在个户家中,平常亲朋聚餐人们很少在家里进行。早点在家里做可能为数不多的人家了。

农村农民粮菜充足城区市民借力,饮食业天大的变化,开始转变那些年,我曾感慨惊叹过,随着时间推移,饮食行业之巨变,已令我眼花缭乱,惊叹不及。

几年前,我曾和一同志开过玩笑。他说他记忆力好,我说,你的记忆力我考一下就知道啦,请你从凌源西南到东北走一个来回,把临街的饭馆名给背出来就算好,不然不能称记性好。这同志打怵,因为估计得有近千家吧,他不可能记得住。我说清末民初时李慕林举人,人家在万育堂大药铺走一个来回,就把药匣子里所有中草药四百味一点不差背出来,才叫过目不忘而记忆力惊人哩!

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表示凌源城饮食业的规模,常住的老凌源最能体会。用两个字形容忒多。从前有人自称美食家,说吃遍凌源街饭馆。现如今,谁个美食家也不敢说这话。比如一天去两饭馆,一年也吃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