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凌源(三)

文章来源: 录入者:bjy 责任编辑:bjy 作者:王作琏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7日08:05:17

第三篇 家乡凌源人勤物阜粮足,美味齐奇

副食品的品类从旱到水,从陆到海发生的变化最大。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实行改革开放,开放其实就是放开。这一放一开跟着个搞活,一下子水产、海产养殖运输销售形成链条。首先大饭店小饭馆纷纷添加鱼类、蟹吓类、贝类。这些个海物水产品鲜腥货占上餐桌,把些个贪吃口馋愿吃从海中来、水中来菜的顾客吸引的吃上顿想下顿。品水产品、海物饮白酒也够味,喝啤酒、红酒、饮料都可口。

凌源城请客、会餐每桌如没鱼,没应时的海物像是不成席。有鱼虾蟹贝等感觉主人盛情,客人认为档次高。另外酒桌上的话口、行令子、讲礼节的事也围绕这些个鱼虾类起话,引得风趣丛生而助酒兴开食欲。

要说起鱼类,不是我记性差,而是真的认不出几种。原因实实在在于六、七十年代本人青壮之际,委实没见过几样,更不用说吃呀。

市场上的海鲜、水鲜从出产地运到凌源一般不过半天,都是保鲜冷藏专柜。加之公路交通发达,自然把舌尖上的东西与工业交通运输业密切联系起来。我以为农牧渔林果业是饮食业的直接,而工业交通科技诸业则为间接。就是说满足舌尖尝到美味需要是个全面的系统的供应链条,缺一环而不可以。

自本文开头讲分阶段说说咱凌源地区的舌尖上的变化以来,哪一个阶段也没表过果品类。可无论水果、干果在人们的舌尖上都占重要位置,不可不说。

咱凌源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的关系,气象偏旱又不太干旱,降雨量比较适合农作物生长,自然也适宜果木树的生长。自古以来干果水果种类多、着光好、滋味浓。如家枣、山枣、杏、酸梨、甜梨、桃子、樱桃、海棠果、山楂等,五十年代开始引进苹果几个品种,经过十多年实验发展,苹果成为大宗水果,其色泽和甜度在全国闻名。而山杏(含家杏)、大板杏的栽植面积和产量及质量更独占优势,杏仁制品已名满中国誉满世界。品尝凌源产的干鲜果品,可以说全是美味。

水果店与市场上水果摊多的是。老凌源人有句形容的话叫海来浩,也有东西多的说法叫压颤街,形容东西丰富。不过这可是八十年代后的景象,上世纪七十年代及之前,同粮食一样,水果也是稀罕物。我回忆四大街那些年公家水果店不过四、五家;个人的市场里一袋袋,一兜兜,玩艺少还得躲着市场管理人员。再说有几个人能买水果吃。当时的职工家庭买水果是件奢侈事,那叫匡外化钱。

农村虽然出产水果但量小,归集体管理不好,即使到果秋农民们能分到几斤?农民(社员)不像现在,那年月谁家也没买水果吃的习惯,再说哪来买水果吃的钱,饭还吃不饱呢。没经过的人,一般不相信。在七十年代,农村小孩都六、七岁啦却不认得西瓜、甜瓜,更不用说吃。生产队不许种瓜,谁能吃得着。

有道是水果即瓜果梨桃当不了干粮,缺粮食不解饿。可干果却可与粮食媲美,咱凌源家乡的大枣是唯一的即可当水果又可当干果的果品,而且有补中养血之药用功效,大家枣吃多吃少一般不伤胃还养胃,是家乡一宝。幼年时听过我爷爷亲口讲过一件事,我便对大枣终生印象深之又深。

那是清末民初时期。爷爷有个本家亲叔伯侄子,应是我伯父辈,他去闯关东挣钱。三年后回来说,挣点钱不易呀。有一次进林子,四、五个人迷方向转不出来。三天过去一个个饿的东倒西歪,坚持不住没有再走的力气。忽然伯父从挎包里摸出几枚枣子一一这是他有意留下的。他们几人一人一个,不吃,只含在嘴里,这样口中就生出唾液来,人也打起精神。结果又过半天,他们终于活着绕出来。含在嘴里的枣早剩核儿啦,可神奇的是它还能顶饿提神。

    大枣解饿在三年困难时期受益的人自然很多,就连下乡的干部,接过农民递的一把枣儿,都感动不已。吃了真管事呀。医疗队有一名医科大的学生(实习)到我们家,检查因饿浮肿情况时,她自己头上直冒虚汗。我老妈一看,知道是饿的,就让我摘些半生不熟的青枣,拿给她吃。真灵啊,一会就止住不冒虚汗啦。

至于山杏仁、家杏仁也解饿,但一次不能吃超过十来个(需炒熟)否则药死人,这事例困难时期没少出。

说美食诸般仅粮、菜、果难为之,缺肉少油一般不成美食。记得为农时给谁家帮工干活,炖上大豆腐端上来,大家就很高兴。常叨咕一句话:熬炒咕嘟炖,不管老与嫩,好吃大豆腐,往饱造一顿。但把豆腐与肉一起炖时,人们又说啦:豆腐是我命,有肉就不要命啦!都先抢着夹肉吃。

困难时期见不着肉,缓和后抢买肥膘肉。粮多菜丰富后挑瘦肉啦,连香脂油水油都不吃,怕吃身体发胖,改吃植物油。 肥猪身上出的香脂油(也叫板油)和水油(也叫挂肠油),岁数小的人几乎不认得是啥东西。

日子越来越好,口唱好日子歌是嘴先吃出来的,是敏感的舌尖先品出的。舌头尖判断禽兽之肉比猪肉还美味,于是各种各样的牲畜肉兽类肉和禽类肉上餐桌,挤了风光多少辈子的猪肉,而成为餐饮主角。

那么些牲畜肉兽肉可不是早先各户人家养的星星点点的牛羊,也不能靠狩猎,再说禁止打猎,从何而来?靠养殖,靠规模化养殖。由于粮食充足,餐桌上需要,于是为了进口(吃嘴里)催生出养殖行当。如前述养水产一样,大养其猪再不是毛先生说的集体猪场,基本是个人办猪场。此外养牛专业户、养羊户、养鹿场、养貉场、养兔场、养山鸡、驮鸟、鹌鹑、肉鸽、柴鸡、鸭鹅,还有养肉狗的、肉驴的。生产力发展使唤驴的少了,驴变成驴肉馆的食物。从前只听唐山一带有汤驴肉,现在凌源街有尤其小城子山湾,好几家驴肉馆顾客连连,驴肉吃法也好几种。幼年时常听大人说,吃狗肉的去世后上不去西天,所以只有不顾上天的人才敢吃。现在破除迷信了,狗肉是一种美味,不仅鲜族人爱吃,别的民族吃的也不少。

    致于养殖蛇、蝎、蛙、蚕蛹、蜗牛等也上餐桌不为稀奇。凌源山珍野味很全,飞禽也好走兽也罢都能销出,销出去去哪啦?进口了呗。

说吃牛羊肉长劲不长膘,也说要讲解谗还是这行子一一猪肉。各有其长各有其味。有道是好酒者不入茶坊,各有所好是也。当今凌源地方诸食客吃的牛羊肉可不比十几年更不比从前啦,可以说乌枪换炮。牛肉肥牛、羊肉肥羊,小肥牛、小肥羊;国产的境外的,分牛羊身部位分别制作上餐桌。其中烤烧既有室内也有室外,生意红红火火,食客滋润享受。饮食习惯正在悄然改变。

禽类之制作水平有提高花样有变化,以鸡为例,烧鸡不仅高老九还是高老几,烧鸡走出凌源挤入若干大中城市且不说他,凌源本市人的餐桌上有它,做为特色而款待宾朋。自家食用当然不在话下,就此处借机揭一小底:吃烧鸡可不是不在话下,说出来莫见笑,我而立之年进城工作时没吃过!真的。进城后一次在食堂,同桌一位五十年代参加工作的老大哥,说起他们当年工作吃夜宵一一熏鸡,天元烧锅酒,呷一口烧酒,啃两口鸡腿一吧嗒,那滋味••••••他说的同吃饭的几位连我皆谗的几乎流口水,真垂涎三尺呀!您可能不屑而言,都是职工干部的,想吃去买一支呗。对啦,不贵呀才两元钱就能买一只大烧鸡,但是买不起、舍不得,一个月俸银才三十六元五角,一家人上有老下有小,您不过日子啦?一个月吃喝穿戴行都指着这三百六十大毛啊。吃熏鸡一一让馋嘴的麻雀去吃吧,不好吃。

山珍野味与飞禽走兽相比自有本身的优势。那蘑菇(肉蘑、草蘑)、黑木耳、银耳、平菇、香菇、猴头菇等等菌类副食品,当年只有肉蘑草蘑是咱凌源野外山林自然生长。农民们在伏季和秋季抓空上有松树的山地和杨树林子,荒草片子去检蘑菇,用当菜或晾干卖点零花钱。蘑菇喜油,没油水煮清水放盐的蘑菇,吃饭当菜全靠咸滋味。老百姓也没把它当啥好野味。如今大不相同,肉蘑即红蘑有荤腥炖烧肉,炒肉,打蘑菇肉卤或小鸡炖蘑菇都是咱家乡的名菜。所以野生红蘑身价已从贱变贵,比肉贵的多。

蘑菇是捡自野外,那木耳勿论黑白,早先全是外来客,一般民间见不着吃不起,都知道来自大东北森林,也是野生难检又兼远道运至所以价格昂贵,平民如何食用的起。就说大枣银耳汤,如今一听好俗呀,太平常的啦。可是西太后时她食用,民间吃不到也吃不起的。之所以忽喇喇飞入平常百姓家,饭桌上司空见惯,原因何在?大棚之功也。

由于科技指导塑料大棚产出各种菌类。原来野外自然的几乎都可以在棚里大量出产,科研人员研究菌类不但当菜味美而且具抗肿瘤效果,因此市场、超市货源充足而销售从不愁卖。只有肉蘑亦称红蘑仍然之。是别无代替野外自然产。

我凌源塑料大棚数量多而且种类也多样,统称蔬菜大棚,搞菌类产品的棚户占相当比例,既供应本市城乡也外销其它城市。近水楼台先得月,家乡人有口福,黄瓜、辣椒、西红柿等新鲜菜和诸般菌类,舌尖上最先沾,最先尝。

辽西凌源地区菌类副食多由人工大棚产只红蘑天然,还有地骨皮。既然天然定然缺减、贵重且美味。现今出门送点农村特产给朋友、同学、亲戚,顶数红蘑拿的出手。自家留用也数它最好,蘑味香、吃着肉透。

从来农家都称肉蘑叫红蘑,八成是色泽紫红的缘故吧。未考证过但出处却亲自跑过,不知多少遍。朋友,您听那首采蘑菇的小姑娘,歌儿多好哇,不过检蘑菇特别是采红蘑可不轻松。

红蘑产于松下,最是幼松林、几十年树龄下的松树林为多。杂草丛生落叶发腐生菌而长出蘑菇,以入伏至中秋为盛,阳坡阴坡山上都生。别以为阴雨连绵准长也不一定也需阳光的。有时看到一片蘑,采吧,颜色黄样子与红蘑一样,那不是肉蘑是普通松蘑。普通松蘑味没红蘑香,太滑腻。红蘑比普通松蘑贵的多。捡蘑菇常登山坡串山沟,路滑摔跟头,遇到马蜂窝和蛇最吓人。因为经常提前没发现,突然间的吓人一跳,有时被马蜂追出老远。有经验的掌一木棍扒拉草连看有蛇没,打草惊蛇吗。蜂窝地方往往树枝密簇草茂盛,得格外小心。检红蘑不容易吧?回家晾晒更得精心,腐烂和生蛆就可惜喽。

地骨皮生在荒草坡,须雨后生出。小朵,一点点捏很费功夫。红蘑、地骨皮打卤,浇饸饹条、咯豆子、面鱼儿,那是一浇到底,其滋味说不出的好,谁吃撑着谁。

野外特产红蘑能否人工大棚产出,本人至今不得而知。只晓得若干菌类产于户棚,连果木产棚内的都不少了。如油桃、葡萄、草莓、西瓜、香瓜、樱桃等等,实现返季高产味美的愿望,丰富了农市民副食需要。有的野菜也进入户棚,而大量出产。有一次我回老家,进一本家侄儿的棚,他棚墙泥土上长一墙野菜一一苣荬菜,长的肥大,仍保留野生滋味。看墙根和水沟两侧生着苦麻子,留自己吃捎带送城里亲戚。

近些年咱凌源饭店和自家饭桌野菜占一席之地,大油大肉荤菜之间上几个野菜:苣荬菜、苦麻子醮酱,杨树叶子醮酱,抽老婆条子醮酱••••••还有作馅包饺子,薄皮大馅,刺槐花馅、范梨花馅、仁兴菜、猪毛菜馅等都引人食欲。

野生物进户棚是新事,野菜占上餐桌大受欢迎是饮食观念的改变一一尝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