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凌源(七)

文章来源: 录入者:bjy 责任编辑:bjy 作者:王作琏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5日08:05:28

第七篇  年节中的美食

就从凌源老乡过年,预备过年说说咱大众舌尖上的美食美味吧。

咱农村生乡下长大,即便是街里过年预备过年其风俗习惯也如乡下一样。早先,千家万户管张罗年货预备过年的吃食物都叫年”瞎”。其意为一是瞎忙,忙忙忽忽;二是弄吃喝东西破费一一瞎张,指不节省。主要是东西少,没钱少粮不敢抛费。以一个瞎字概括。

说归说,其实有钱没銭穷过富过也得张罗,不张罗不忙活不像过年。不鼓捣些个平时少见的吃食没年味。这味主要来自吃喝,其次来自气氛,吃的喝的占第一,气氛伴随吃食。如果缺吃少喝的气氛也就淡薄或没气氛,那年味也就消失了。

进腊月开始小孩盼年,大人们从腊月初八开始忙年。

腊八粥。腊月初七初八冻死俩仨,说是个冷,冷的厉害。年年如是腊月七、八赶上冬至数九的三九天,可人们并不因为冷而停止户外活动,反而热热闹闹、热火朝天地忙,忙年。

忙年从腊八开始,因此从腊八开始就在忙中体现这年味。最出味的数是做腊八粘干饭。不少地方称为腊八粥。准备腊八粘干饭到吃粘干饭便是新年伊始。

粘干饭顾名思义饭是粘米做的,那干饭和粥咋联系到一块了呢?其实很容易理解,只是粥稠(凌源话称犟音);尚达不到一般米饭的干,所以叫粘干饭或腊八粥。粘米是五谷杂粮之一黍子去皮的米,凌源老乡叫大黄米;还有小黄米,是一种粘谷子脱糠皮的米。南方出产的粘稻谷加工后的豇米也用来做腊八粥。

天冷挡不住人心热。为了吃上腊八粘干饭,家家户户在两三天前预备好粘米。条件好的户是大黄米,差点的是小黄米,两者价钱差不少,做出的粘干饭味道也有差别,大黄米的劲道小黄米的发胎些。除准备黄米还有江豆小豆大枣,放于黄米中一起煮,给粘干饭添彩増味。吃粘东西少不了红糖,提前买回家。

农村的传统腊八早晨不出太阳就吃完腊八粥。晚了,一不合传统,二让人家讲究不勤俭一一懒。本来关于腊八的传说就有懒人家不过日子,到腊月初八这天只剩仓囤底的不多粮食,划拉划拉掺几样凑合熬一顿杂粮粥喝。所以家家户户争着烟囱先冐烟,先吃上这顿饭。家庭主妇们得起多大早,为这顿粥,小半夜就得起来忙乎。顾不上冷,掌握火候,串烟不好吃,熬干底浪费粮米。

人吃不说,这粘干饭得先盛点供天地爷、灶王爷,敬天敬地连敬灶王,他是一家之主。家中的树木,农具也抹一点,图个全沾腊八粘饭的光,粘着和气嘛,这些差事就由男人们领着孩子们干。一大早晨,男男女女,孩大老小忙忙乎乎,就是图个热闹图个吉庆。当然吃上热乎乎香喷喷的腊八粥(饭)再放上红糖 既香又甜,才享受口福呢。何况寒天冷地吃上热乎的腊八美食也不是那么容易呢!

新中国建国前以及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时候,农村真有吃不上腊八饭的,一大早冻饿而死的要饭的有哇!至于一九六0至一九六二那三年,腊八的粘干饭(粥)绝了,后来逐渐恢复习惯。啥习惯也得有物质存在,没东西习惯也就习惯,不兑现。别看腊八不算节气,腊八饭可重要着哩。

不要认为腊八粘干饭就腊月八日吃,其实日常也是一常吃的食物之一。入冬天冷吃它自有特点。早先生产能力落后不像现在,起码没通上电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凡吃面食如玉米面、高梁面、小米面、荞麦面、小麦面的面,都得人推碾子磨,一圈圈地转碾道磨坊,一点点地把粮食颗粒碾磨成面才用它䒱饽饽贴饼子包饺子擀面条儿。有人家大老爷们懒不去推磨压碾子,媳妇生气说,要不去,就囫囵个吃。那囫囵个吃只能做干饭和粥。这不,来了粘干饭就是懒营生饭。只要有黄米豆有水有柴,就能吃上。一个冬天不顶吃几回十几回哩,这食物还解饿解渴,间隔着吃几顿也不厌烦。它算得辽西一带人们主食之一。舌尖品之倒也觉得香。

粘干饭就得趁热吃,有说心急喝不得热粘粥,但粘干饭要等不热吃就没意思喽。不大烫嘴就可以啦。吃完粘干饭,不要喝凉水,喝凉水涨肚,坏肚子。

粘豆包。凌源人风俗习惯过了腊八是推大碾子,然后淘米压面蒸干粮。说,小孩小孩你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实际还早着哩。不预备下米面,不蒸出豆包来一般还轮不到杀年猪的。

谷子、黍子脱皮剩米放现在是很容易的事,粮米加工房电机一转,米糠自动分离。可是三十多年前却没这么筒单,老费事老累喽。人们几家几户插伙互相帮忙,推大石碾子,用来串掉谷子黍子的糠皮,用手摇扇车或直接用簸箕颠,借着产生的风使米、糠分离。

选在腊月当然是秋后收获到粮食,另外一种原因是得天时,借冷冻干燥条件脱谷子皮容易些。天冷人可不冷啊!因为几个人推石碾子 ,一圈圈在碾道转,个个累的通身出讦,谁还冷呀。当年落后的生产力,落后的生产工具,全靠人们笨力气干,半个腊月下来各户才把带皮的谷子忝子弄成小米和粘黄米,这才有蒸豆包的料。

现如今凌源地老乡说吃喝上的笑话,常戏说,”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连着”别拿武大郎不当神仙”,其意在贬。不过豆包可不该当贬低的。豆包可是以往多少年人们腊月、正月之主食,还得丰年日子过的不错够吃够用的人家呢。

有了黄(粘)米、小米、玉米和小豆,才可以用以蒸豆包。淘米压面烀豆馅,一连气的几天,通常叫蒸年干粮,意为过年时吃的干粮。从淘米到上碾子压面再和面发面,烀豆馅,一家男女老少都有活计,家人的心情高兴,各按分工忙乎,叫忙年。

淘米了,压面了,䒱过年豆包喽!农家左邻右舍、本家当户互相唠着,你家淘几斗米,他家准备蒸多少锅豆包、年糕。互相告诉粘米和小米或玉米咋个兑法,等等。只要有粮米,腊月淘米蒸干粮的事就是腊月的中心大事。

大事分工挺细的:和面得有准也需力气,男女都下手。半开水拌掺好的面,和匀后放热炕上发面,借烀豆馅烧的热炕,面发的好不好凭细心看管,炕太热面可能发酸,炕不够热面发不起来,俗语叫死面,那蒸的干粮会硬邦邦不好吃。这些活计,总是有经验的人去帮助指导没经验的户门,一般不藏手艺。

面发了,豆馅烀了,就等蒸豆包啦。女人主要动手包、铺锅帘、往帘上装包好的生豆包,还有看熟没熟,熟了,揭锅,检豆包放冷地方冻上。男人预备烧柴,主要是劈木头、劈木头疙瘩,烧火。拉着风匣填着木柴,把多半锅水烧的滚开,热气腾腾。小孩子也闲不着,扒秫稭杆串帘子,看着冻着的豆包,不让鸡鸭祸害。蒸几天忙几天,屋暧炕热人勤,看着豆包装满大盆小缸。心情着实落底,过年的玩艺顶数豆包着硬。

乡下百姓腊月蒸豆包的习惯由来历久,虽然现在豆包屈居于大米白面之后但今后这一习惯不会终结,只会无限延续。因为豆包的的确确是许多人喜欢的食物,特别北方人尤其在寒冷的冬季,豆包有其不可替代的特色。

粘豆包吃着有食欲,喜欢粘食的偏爱之。粘豆包在冬季便于储存,只要天冷上冻就自然存放;冻过的豆包硬的像石头,但用热锅再回锅或蒸或煎不但原味不变而且其味更鲜,就是开春天暖也不大变味。农家个户对此适应,而粘豆包的原料又是农家自产,不像大米白面是花銭买的外地产的,这就有个方便和情感的关系。不信,可以试试,饭桌上有米饭、馒头和粘豆包,看一桌人有几位选什么?咱经过多回,粘豆包或煎粘豆包都是在第一轮首先告罄!岂不说明问题。说句笑话:豆包者我所欲也,亲友所欲也,舍此其谁。

如今城里人下乡工作或走亲戚,乡里村里人家留饭,凡有豆包吃,基本都朝豆包用劲。有人说,在城里吃大米白面腻歪啦,实际不是。乡下也是白面大米呀!而是粗粮细作变着法做着吃,就有豆包一种,人们换口味不打紧要,主要还是豆包等农家饭引食欲。

农村人喜欢豆包,城里人也喜欢,随着科技发展,炊亊条件优化,蒸豆包的水平大有提高。首先,米面电力加工省却不少劳动和工序,其次,“火”的问题。得到新科技的彻底解决之道:石油液化汽的普遍捷便使用,连煤或木柴都退居其次。从前蒸豆包的烧柴可是大问题呢。常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同样缺柴照样做不熟饭的。过去说谁家穷,三样,吃、穿、烧,没吃没烧没衣穿,这烧即烧柴。

城里人家想吃豆包很容易,可毕竟嫌费事,由此豆包的制作发生了社会化的新变化。

凌源城的发展扩大,农村人口进城常住,人口已几十万,外来人口往来入住的増多,都给这所辽西重镇带来商机。小小豆包也发生大大变化。倒不是豆包个头由小变大,而是豆包的制作、销量以及占有主食品市场的规模,由小变大。

蒸豆包有了工厂,形成公司式业主管理,造就出名牌,创出了商标。豆包这一土生土长的凌源特色食品,打入京津唐和沈大鞍抚本大中城市,进入大饭店的餐桌。有不少名人、外地人认识了豆包,喜欢上豆包,拿豆包当干粮呀!

食者众则评语出。评曰:热乎豆包胜过凉点心;豆包粘,粘豆包,凌源豆包真香甜。

近几年凌源老乡抓住商机,抓住人们舌尖上的感受,纷纷恢复和发展凌源地方食品特色,还不断改进创新。其中粘豆包的改观几乎出人想象。一是常年制作,二是占领饭店餐桌,三是在包装上做文章,四是品种多样,小型美观。而冬季是豆包销售旺季,制作及销售公司扩大规模把握节气时段,把凌源豆包推向远方。

已经有王家豆包标牌等数家公司适应了市场需求,其粘豆包有的面料用石磨磨面,芸豆或小豆或豆沙做馅,蒸出的豆包油亮焦黄放光,不吃一看就眼馋,吃上一上口就觉得香甜。

可能年纪轻些的朋友不知道,辽西冀东一带农田有一种像黍子类似的品种一一糜子。这縻子外观与黍子几乎没什么两样,可两者的区别是黍子米叫大黄米是粘米,糜子米不是粘的是笨的,也呈大黄色。这縻子米碾磨的糜子面兑大黄米面蒸豆包再好不过啦。原先老乡管这叫糜子面豆包,比任何面的豆包都渲腾,吃着利口。凌源家乡縻子面豆包堪称一绝。可惜不但巿面上看不到,到农家去也找不到寻不出。乡下年轻的都不知道糜子为何物。

自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咱自个再也没见过、没尝过糜子面豆包咧。还是小时候见过种糜子,也吃过糜子面豆包。后来,五十年代后期,农村农业走合作化搞大集体,听大人讲,上级不让种糜子啦。“好吃,咋不让种啊?”那时的小孩子的我疑惑地问大人。回答说是低产。不高产的农作物少种或不让种,连谷子黍子都种的很少。

没糜子,糜子面豆包是绝迹了吧。有机会到农业科研种籽部门访一访,看还有这品种没有,有,是否发展一些,再像水稻似的,有袁隆平院士那样的高人,研究实验提高产量才好。这是笔者的想法,要是真绝种了,可否再利用基因遗传科技再创新出新的糜子来,可谓大功一件。不是我馋,尽想吃好的,本来吗,从前缺粮讲吃饱,吃填起肚子就知足,如今讲吃好,吃的东西愈优愈好,连孔夫子不是也食不厌精吗!

科技发展,改革进歩才有讲吃的条件,否则也说说舌尖上的凌源作啥。

回味那渲渲腾腾粘乎又利口的糜子面豆包,舌尖上的感觉像穿越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条件反射的缘故,以为又吃上了呢,嘴里会淌口水。这是我写这基本绝根的糜子豆包时自个儿的感受,压根没见过不知道糜子为何物的人不会有这感觉。但是听年龄在六十以上的人们讲这吃食的时候,说的听的都会津津有味,感染是有穿透力的。

在我少年的记忆中尚有一个关于糜子面豆包的故事:家族中有一平辈大哥,年纪大我四十多岁,他老母八十多,我的这位大娘身板很好。我有时去玩,一次赶上他家蒸豆包,等吃饭时我还没走。我看见大哥、大嫂还有他们的小儿子仨口子都检糜子面豆包吃,而我大娘却吃小黄米面的豆包。我知道糜子面大黄米的好吃,很奇怪,便问本家大嫂,咋不给我大娘检糜子面豆包呢?大嫂说,你大娘不愿吃糜子面的。

我回家跟我妈学说大嫂的话,我妈说,谁不愿吃糜子面的?她糊弄人呢。我本来也奇怪,原来不是大娘不得意好吃的豆包呀。

豆包有个同门类一一菜包。腊月蒸干粮蒸完豆包,好些户门还得就势蒸上几锅莱包。菜包,顾名思议是粘面皮中包上菜馅。馅有讲究,看家庭日子过的丰富不丰富。好过点的自然将白菜、萝卜或酸菜等掺上食用油,像饺子馅一样,如此菜包强其豆包好吃;若是困难家庭则菜包里的菜多是干白菜、野菜啥的,没油落水的,这样的菜包味道不咋地。主人为多装几锅干粮,为省些芸豆小豆这样比菜贵的多的豆粮。

大腊月的蒸菜包,一则图好吃换换样,另一则为充数,顶替豆包是了。

粘糕。一个是过年,一个是重阳节。过年,千家万户或自个家蒸切糕(粘糕),九月九——重阳节当天早上到市面上买切糕。为啥?讨个求个吉利。切糕、年糕,两个糕谐音,意味着年高年高,老年人寿数年年高。

重阳节早上,大凡正经八德过日子人家都吃切糕,为老人増寿,全家人沾九九的喜气。亲朋之间也互相送礼,都含这糕字,切糕、蛋糕、芙蓉糕等。

农家腊月蒸完豆包与菜包后的压轴食物也是切糕,不过切糕的叫法很少听见,都叫粘(年)糕。而小孩子们总认为是年糕过年才能吃到的东西,年粘一音,平常日子确实见不着。谁家也舍不得,只在过年时蒸。

蒸年糕讲手艺看火候,拌粘米面旱涝要合适,常弄的拌面散而微湿,撒到铺好的蒸帘上,撒一层粘米面撒一层煮好的小豆或江豆,在撒时灶堂升火,铁锅中水位要合适。这样水逐渐生出热汽,帘上的粘面和豆也撒完,大约一巴掌左右厚,再用竹筷扎一些小孔用做透汽,然后盖严锅盖,一般需蒙上一层毛巾布之类,看锅中水沸腾一会,热汽腾腾一会才停灶里火,需保留些底火,再过一会即掀锅,一看黄油油年糕蒸熟了,看着好看眼馋闻着好香。

手艺火候关键上述的三个一会,时间把握合适,时间短蒸不熟,时间长熬干锅还把糕蒸焦糊不能吃。

腊月蒸的粘糕一般蒸糕那天家人吃一顿,大部分冻上,待冻实着后切作大块块,然后也放入缸里盛着。是留到正月初几再吃。

人们把刚蒸好的粘糕叫粘糕砣子。即蒸熟时将蒸帘用力提出大锅,再反扣到先预备好的案板上,才抬到外面冷冻上,因而称粘糕砣子。日子殷实些人口多的户门大约蒸三几锅粘糕砣子,一锅用粘米面三、三十斤左右,人口少日子艰难的蒸一个砣子或只一个锅心那点。锅心,指蒸豆包时在中间占一地,撒上粘糕面,随豆包一锅出。粘糕年高年年高,图个吉利,应应典是了。

甜酸发面。腊月蒸干粮,豆包、菜包、粘糕之后,一般不论富一些还是困难一点的几乎所有农家都得预备些其它干粮,这是为自家人准备的干粮一般都蒸发面。发面,省粘黄米面,不用豆粮,蒸出的发面比平素的其它食物好吃,毕竟是粘米面与正经八北的小米面或玉米面掺和的。

蒸几锅发面,冻后切块储藏,可以随时吃。农村人管发面习惯称大发面,大发面甜酸渲腾,大冬天或寒冷的正月,把热乎乎的大发面端上来,不管就熟菜还是就咸菜吃都可口。前些年一般人家豆包、粘糕得省着,来客人或让家中老人吃粘糕豆包,别人用发面顶替。

照我的口味习惯,我觉得如今面包房制的面包还赶不上家里蒸的大发面好吃,特别是有咸菜或熟菜就着吃的时候。当然要是凉吃,面包占优,面包是外来物,泊来食物,它属速食品。大发面是中国传统熟、热食物,在家乡凌源这东西挺方便实惠,早先谁家有活计大夥帮忙,管饭常常蒸豆包带两锅发面,有些人爰吃豆包,有些人愿吃发面,觉着有荤腥就着,吃大发面甜酸开胃着呢。

杀猪菜。蒸完年干粮,过年的吃食算是预备好嘞。一进腊月二十几,孩子盼大人心里也长草了,数着还差几天过小年过大年。看看圈里的肥猪,定下哪天宰年猪,只有杀猪宰羊才有肉吃有油吃。

打小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到二十一新世纪初,前后四、五十年,农村人过日子年年岁岁基本循规蹈矩没大变化,只是近十多年连农村各家个户自个家养猪的也不多了,小孩子可能盼年盼杀年猪的心思八成没啦。当然他们不可能有他们的父兄小时候那样的盼劲。这盼算不上啥个追求,回味起来当算一种曾经的渴望。谁家过年没杀猪,孩子特蔫吧,一样的孩子像是比别人家孩子矮一头。不杀猪就买肉呗!您可能不加思索就说出来。可不这么简单哩。不杀年猪要不是没养好,要不日子过的不顺,要不不会过日子。当村本土的左邻右舍的笑话,撇嘴。再说拿钱买过年肉一是舍不得钱,二是买多少?买不多哟,孩子解不了馋。

腊月杀年猪,是喜。喜的是过年有肉吃,孩子大人解解馋不说,年后的日子有油水,不吃素呀。但,一家子养口肥猪是从小猪喂成大猪,从痩到肥多是女主人一瓢瓢喂出来的。孩子们也有贡献,平时抓空上山下沟到野外薅野菜捋树叶,填饱猪的肚子。粮米艰难那时代,人都省吃俭用的哪有多余的粮食给猪吃。但想喂肥猪总得舍得给猪点粮食吃,光吃菜长菜膘肉不香。古来六畜马牛羊鸡犬猪,过年杀猪宰羊,本无可非议但人还是有点不舍。

当家里大人小孩吃上肉的时候自是喜欢再不想别的了。留帮忙的吃饭,少不了炖肉,至今传下来的杀猪菜就是杀猪当天,将猪血脖肉、猪血炖白菜粉条。帮忙人与家里大人端起酒盅,滋润一口酒夹一箸子杀猪菜吃,一砸嘴甭提多香啦。孩子们解馋吃肉,乐的合不拢嘴。

现在,凌源家乡有的饭店菜谱上有杀猪菜这道菜,有不少凌源老乡点,就得意这口。

饭店的杀猪菜难比农民各家个户的滋味,差到哪呢?一差时间,腊月天宰年猪,天冷肉鲜,这气候不知何故,凡是十冬腊月的年吃食都味鲜,可能没什么的腐蚀菌吧。二差猪身上的玩艺全:血脖肉、新鲜猪血、新鲜肝肺一掺和炖上,混杂的味滋润到一起别具特色一一杀猪菜味。

以笔者体会,即使现在的饭店按杀猪菜的一切条件去预备,精心炖制,似乎食者也难认同早先吃杀猪菜那滋味。现在咱国人,大多肠油肚肥,腻住啦,吃啥都不觉香;过去咱国人多为素肚,吃杀猪菜当然香的没够。

宰年猪当日吃上杀猪莱,晚上孩子们围着大人看。看大人提肉、择油。大人们高兴地忙碌着,孩子们在欢喜中睡着啦。

剔肉,是把一大整个肥猪劈做两半,一半叫一扇。留自个家吃的再分一大块一大块地剔除骨头,把没骨头的肉冻上然后放起来。准备外卖的则不剔骨,有没杀猪的人家来买过年肉时当面剁开。若是一整个肥猪都留自家吃,那准是人口多的家或日子过的丰富不想卖,一般户都留一半或一部分自家用,其余外卖换钱,用来添办过年物,还得预备年后生活用。农村流行一句话:年节好过,日子难熬。这句话人们认准是个理,得想过日子事,莫要有啦连着入,没啦空着肚。这句俗语别看俗,可是农家过日子的行为准则哩。

孩子们第二天早上醒来,问肉呢?大人说没啦。孩子们一脸惊愕,大人则笑呵呵,放起来了,留着呢,有你们馋猫吃的。

是啊,也不能吃顿杀猪菜就结了,还有解馋的吃喝跟着。最解馋的是油梭子馅饺子。

油梭子。在凌源一带也称做油吱啦。这名可能是由声音而得。农家将年猪肉中择出板油,亦称香脂油和水油放一起。水油也叫挂肠油,两样油刀切小块一锅炼,炼油。大铁锅内香脂油水油受热熔化,大部分变成液体,将其用勺舀出置入坛子内,油液重凝现出洁色固态状,这便是留做平素熬菜、炖菜炒菜用的食用油。庄户人家叫它荤油。一年四季全用这个,那些年农民别说用豆油,听都没听过。炼油总有部分剩下一一油梭子,再挤再炼再靠也不出油液的梭落,炼油听着吱吱啦啦地响,叫油吱啦吧。这玩艺当然比肉香。

将油吱啦剁碎,掺上酸菜或白菜、萝卜什么的做饺子馅,白面皮当然好,没白面粗粮面做饺子皮蒸饺也行。香,特香。吃起来没够,忒解馋呀!

赶在杀年猪后的几天,都是农家改善伙食的日子。就着炼油吃顿油吱啦馅饺子,还要把秋天攒的干白菜,干芥菜缨子等干菜用开水煮(乡下叫炸,音闸)后剁碎,放入盐和花椒面等佐料做馅,蒸大蒸饺子、粘菜包。这是粗粮细作的好伙食。借的是杀猪煮肉的老汤,借的是炼油的油梭子。

没经过的看客也许不甚了了,干嘛用什么干白菜干芥菜缨子啥的作馅呢?这就需要知道那个年代的最大特征一一缺粮,缺食品副食品的实际情况才能理解。

不过,现如今有些东西倒过来了,像干白菜、芥菜缨子这样玩艺反而变成稀罕物啦。干白菜蘸酱好吃开胃,芥菜缨子炖碎咸菜好吃。用干家菜、山野菜作馅蒸包子、包饺子,人们都愿吃,还不是油水足,植物油、香油、诸般佐料足的原因?这油水,早先年只有靠杀猪,现在不必啦,巿农各家豆油、葵花籽油、花生油、玉米油愿吃啥买啥,动物油都没大有人家用了。

以上舌尖上的感觉属倒叙。本来前段从入冬到腊月一路说来,已经说到腊月天杀年猪这节,现在再返回腊月前的立冬日。这立冬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咱老家凌源那疙瘩立冬有吃饺子的习俗,不可不说一说。

立冬系秋凉到冬寒的转折点,气温突然下降一大块,自此吃食热汤热面适合,当然饺子最好。好吃不过饺子,热腾腾香喷喷的饺子吃进嘴里的确享受。甭管啥皮啦,过去多样现在多半是白面了,馅儿也多以白菜为多。霜降后收大白菜,正好新鲜白菜做馅嫩、鲜,酸菜刚积到缸里,还没发酸尙不能用。

主人自选馅任随其便,在家阖家包饺子在立冬日吃,更有一番意味。立冬即入冬,一冬首日吃饺子,征兆日子腾腾火火,吉利。另有一个意思,面对一天天寒冷,有热汤热面热乎饺子吃,就不怕冷呀。

冬天主菜是白菜萝卜,还有个三。第三位就是芥菜。

冬天吃菜得夏天种,不像现在有蔬菜大棚,诸样菜都不分季节。早先伏季种上白菜籽萝卜籽再检闲地空地田边埂沿的贫瘠之地种上芥菜籽。芥菜特点一是担旱二是生着有苦辣味不像白菜萝卜能吃,所以没人也没别的动物祸害。

秋收芥菜齐下鲜嫩的芥菜缨子,就势切碎用盐杀,一两天芥菜缨子咸菜就可食用就饭吃了。那晾干的芥菜缨用处也不小,白面、荞面、粘米面、高粱玉米粗粮面都可用它包馅吃。芥菜缨子喜油,杀年猪后有油水了,搭配着吃,一冬把干芥菜缨子全吃啦。没经着过的人总觉得干嘛盯着芥菜缨子?东瓜、韮菜、芹菜蒜苗多啦,啥作馅不好 !哎哟,从前冬天哪有这鲜菜呀,有塑料大棚之后才有反季节各样鲜菜的。

然而,有的饭馆、小吃部仍然把芥菜缨子当好玩艺。缨子咸菜有不少人喜欢它,得意那鲜嫰辣乎味,专门就小米干饭,吃着脆嚼着香。还有特有名的芥菜缨子咕嘟豆腐这道熟咸菜,在咱凌源地几乎尽人皆知的名菜,别看芥菜缨子不大出名,但这道菜可名声远播并且一提芥菜缨子咕嘟豆腐这句话,便八成是凌源乡亲呀。

芥菜排白菜萝卜后,但在舌尖上有位置。光芥菜缨子做咸菜就两种,一生一熟。熟的芥菜缨子咕嘟豆腐有特色好吃。凌源家乡还有用这咸菜当话说呢!说芥菜缨子咕嘟豆腐一一有言(盐)在先,借以强调某某一件事,早摆在前面提起重视的意思。您看这咸菜管的事大着哩。

芥菜疙瘩咸菜也可炖豆腐丁,掺些肉末最好是鸡连骨带肉剁碴炖熟咸菜,这种咸菜在凌源也有名堂叫坐月子咸菜。所谓坐月子指女性生小孩那个期间,一般满一个月,所以叫坐月子。坐月子怕冷硬食物,吃咸菜以芥菜疙瘩炖鸡碴豆腐丁的月子咸菜最好。温和、不伤脾胃。

芥菜缨子也好,芥菜疙瘩也罢,作咸菜都喜油。早年杀猪有油水这两样东西跟着有了大用场。

小年美食。凌源老乡指腊月二十三叫小年。不知外地对小年的时间和称谓与辽西一样不?反正凌源地方拿小年正经当回事的。这天有不少说道哩。

一般户门得抓小年到大年这五、六天㧓两个銭好帮衬过年用。算计着赶集做些小买卖挣一部分銭,同时买些过年用的省銭的物品。毕竟是年,小年也是年,得换样吃点好的。粘豆包用油煎,更好粘糕用油穿,再把肉拿出炖菜,也有捞干饭的习惯,总之,小年得改善一下的。但白天过小年的气氛还赶不上晚上呢。

小年夜晚,莫管日子咋样,都得像模像样地操办,得好好地送灶王爷啊,腊月二十三晚上得打发一家之主灶王帝君上天,叫辞灶。灶王爷上天干啥去?向玉皇大帝报告啊。为了让每天在外屋锅台边上靠墙坐着的灶王爷灶王奶奶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得好好答对答对。啥玩艺答对?好吃不过饺子,凡人喜欢吃饺子,神仙肯定也爱吃。于是,预备面、馅,还最好白面皮肉馅,要不惹两位老神仙生气可不好闹玩的。

这饺子不会多,过日子人家舍得包多少饺子?只是意思意思而已。灶王一个也吃不下,家中老人、小孩吃,小孩从早到晚就盼这口呢,都等一天了,晚上仍不肯早睡。

小年夜晚辞灶一一送灶王爷上天,在咱凌源家乡过去很普遍的。不光包饺子上供还另有一样吃食不能少,就是给灶王吃甜粘瓜。这甜粘瓜不是植物瓜秧结的,是人工做的。料是小黄米,小黄米具粘性含甜份高,捣细后再配别的料加以过滤加热便做出了糖稀。糖稀是糊状的,有会吹的用嘴吹气,把糖稀吹做小人或小动物状,也就是吹糖人。这是手艺活,一个村也就几个人会,多数做糖稀成糖果状就行了。用糖果上供贡灶王吃。

干嘛供这玩艺儿,不是饺子上供吗?饺子香,可糖果(也叫糖葫芦)甜啊,灶王爷吃了上天去说话一一嘴甜。一家子人总是奶奶呀妈妈呀,再就是嫂子,总是女性去上供,边拜边叨咕:灶王爷吃上饺子甜瓜了,上天言好事,好话多说,癞话不言。让灶王从老天爷那带回吉利福音回家。

小孩子早等在旁边,待供上糖瓜,大人烧完纸、香,还有用秫稭扎的马(灶王的坐骑),再放几个炮仗,便送灶王辞家而去。糖瓜自然归孩子们吃了。

如今腊月廾三辞灶的活动基本绝迹,小孩子也不稀罕那样的糖瓜,各式各样的糖,哪个不比供灶王的甜。

过去过小年有个规矩,是债主和欠债人的讨债还债期。咱凌源一带流传一句习俗话:催命的糖瓜,救命的饺子。啥意思?腊月二十三给灶王供糖瓜,自即日起欠人家銭的就得去还人家,不去还则债主登门讨债,没銭还欠款当然犯愁。想法还,别等上门要,实在没法,当家人出去躲着,不敢回家。

等到过大年那天,年夜饭吃饺子就到下一年了,讨债的就此打住。所以说救命的饺子哩。一个催命一个救命都和吃食密切相关。家庭不富裕人家的孩子,不知家中欠外头钱,腊月二十三小年夜守着等着吃糖瓜,大人心里着急滋味孩子不大懂啊。

辽西人生活老习惯,腊月二十三开始天天集市,叫乱集,就不按五天一集啦。为便于人们上集赶店互通有无。男人们主要赶集做小买卖,赚些过年的帮衬銭。女人基本在家里忙。其中有扫房,推磨做豆腐。这两宗活计,小孩子都能搭上手。也有盼头。

扫房日约在廾五、六左右。等淸理完住屋卫生后,下午也算有好吃的。多数人家捞小米豆干饭,这种豆干饭好吃,再有酸莱丝炒肉或者白菜片炒肉,蛮好的。

干饭就是通常说的米饭,是对应粥而言。扫房日吃豆干饭,现在肯定不是习惯了,生活水平提高出一大截,豆干饭早不在话下喽。

大年美食。一过小年,大人操办小孩盼,盼着过大年。虽说六、七天功夫可小孩子们觉着老长老长的,天天扳着手指头算,还差几天几天地数。有盼头有奔头,这中间推磨帮大人磨豆腐虽然累,还转悠的迷糊,但磨完磨回家大人做豆腐,小孩子就等着吃的功夫。

待大人过完包,将豆渣拿到外边冻上后就开熬豆汁,熬开时就闻着香了。盛上两碗赶热喝,好香!有白糖或蜂蜜放点,豆汁又香又甜。还有指想,接着点卤水,豆汁一会变做豆腐脑。有道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个人家早时候做大豆腐都用卤水,没有用石膏的。所以豆腐脑样不一,口味也不一。卤水点的豆腐脑清汤清水起脑,放韮花咸菜末,吃脑,基本不喝汤,嫩嫩的水灵灵,像豆腐又不似豆腐,吃着有口味。要是石膏点的豆腐脑,没汤,脑凝结一块,吃法也差着,自然口味也不一样。

个人家做大豆腐点的豆腐脑,在家里来一大碗真实成,那脑也豆香味浓。喝(吃)完豆腐脑,仍有指望,还等着吃大豆腐呢。

将豆腐脑赶紧赶热舀到压包里,包起来加重物使劲压,直到包里的水份挤净为止。这时打开布包一看里面厚厚的、白嫰嫩的一包整块大豆腐就成了。

赶热切几块,家里孩子大人碗里都放一块半块的,有邻居来串门的也来一块。放上韮花末咸菜或点上些大酱,拌着吃连饭当菜往饱里吃,真叫解馋解饿。

做一回豆腐竟然三饱口福一一热豆汁、鲜豆腐脑、热浆豆腐。一提热浆豆腐,肯定有不清楚这名堂的。其实这是老传统名,大概凌源本土当乡的中年人都晓得。那热就是热一一刚出豆腐包,刚揭包的豆腐,将其分块立马泡到热包里挤出的浆水里温着,这样的豆腐就是热浆豆腐。

热浆豆腐有其特殊的鲜香,无论拌佐料吃还是炖着吃都与凉豆腐不一样。赶火候方可吃上热浆豆腐,快几个时辰则不复存在,再吃就不是热浆的滋味了。凡吃过的人,舌尖感觉肯定不一样。

吃着喝着说着,做豆腐虽是家常事,可大腊月数九寒天的着实不容易。就拿磨豆腐糊说吧,石磨冰凉暴露在冷屋冷院子里,不懂的没磨过的,一上磨把豆子连水冻个实着,硬推冰滑空转,任啥也磨不的。会的懂的先预备烧开的水一盆,浇下去,随赶着用温水泡黄豆填磨眼,赶紧推转石磨,就转开来出磨糊。不能停,一气磨完,这一升(4斤)豆大约得磨半拉钟头,豆多些时候长也不可中间歇会儿,一歇可就冻磨,玩不转喽。

还有泡黄豆的时间也不是没准的,泡合适好磨,磨糊出的多,时间短出的糊少时候大磨糊渲,熬汁子时容易跑汁子。跑汁子就是磨糊里含汽体多的缘故。若是急着磨则填料快,那磨糊就出豆汁少,跑粗一一有没磨细的成渣子啦。熬汁子一沸腾赶快扬汤止沸,灶堂里赶紧压火,让火势减弱一一釜底抽薪;用卤水点豆汁把握准头,就是看火候,点少了豆腐不变脑,点多了脑板结,叫一嫩一老都少出豆腐,豆腐成色也差着。

笔者不是豆腐匠,现在称师傅,但小时候没少看没少帮大人,叫没少参与,看在眼里经在手上记在心中。对比当下大不可比,如今吃豆腐谁知咋做!豆腐坊专业户生产机械化电力化。但几个关键点还得靠个人手艺。

年根底做个大豆腐,其豆腐渣好几个大团团,雪白雪白的冻在外面。它的用项可大了。凡是过日子人家,没有舍得喂牲畜和家禽的,这玩艺人吃呢。

将豆腐渣用少许油搁葱花佐料锅炒,盛上来放桌中间当主菜吃,日常吃的咸菜搭配,一顿饭就着吃完。当然这炒豆腐渣不如炖白菜、酸酸的好吃,不过总比没菜强。早先街里饭舘还有这道菜呢,名字很美,雪花菜。也是用油掺佐料炒的,保持其白色犹如雪白。不开玩笑,过去庄稼人上饭店,有老板看不起不爱搭理。庄稼人点两别的菜就势点雪花菜,老板没准备,上不来,庄稼人说,还馆子呢连这贱菜都不趁。结果甩袖子走人,啥也不要啦。

改革开放后经济状况大好转,饭店还真有豆腐渣做的菜,一道很贵的菜。将豆腐渣堆在盘子上,巧做山峰型,上头分放几十只油炸过的蝎子,称蝎子爬雪山。豆腐渣只是个样子,人吃那油炸的蝎子。

过日子人家舍不得豆腐渣,它还有一样大用处:做酱的主料。过了年开春将化好的豆腐渣做渣饽饽,用锅蒸一蒸再晾干,再让其半发霉状态(产生做酱的霉菌),然后装缸放盐水及佐料,封缸发着,缸最好有阳光照射。过些日子大酱就成了。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早先农家个户做酱既讲手艺又讲原料。原料大豆最好,大豆好干嘛用豆腐渣?您不知道吧,不是缺粮米的时代吗,豆腐渣顶替黄豆就不错啦。

一家子做的酱一个味,别看是一样的豆腐渣原料,差在手法上佐料上。有了酱如同有常菜。过年时的豆腐渣谁家都把它做成酱。多少年的办法,随着粮食问题解决后,人们再也不用那玩艺喽。

大酱和过年的豆腐渣已经脱钩再无任何联系,生产社会化,大酱一一馨王大酱取代了家家户户的酱莱,变化呀变化。

过年时做豆腐,渣的用处还不止于做酱用,有一年,谁家也没舍得用它做酱,干嘛了,全蒸渣饽饽吃啦一一改善生活了。哎哟!谁信呀,吃豆腐渣饽饽还说改善?忒没准的话吧。

那是一九六一年的大年三十,农村家家户户都在挨饿,赶腊月底上级为防止和治疗浮肿病,说不上从啥地方调来一批大豆,按人分给大夥,每人四两。这一下一家几口人就没按医生说的办,没作治浮肿的药剂,而是两三家凑一块去磨豆腐。小两年没吃过豆腐啦,这回,就着还没饿死,说啥做顿豆腐吃,况且还有豆腐渣呢。

过年这天算吃上豆腐不说,初一还蒸豆渣窝窝头吃。可香啦。现如今吃白面馒头也香不过当年的豆腐渣窝头饽饽。怪不得大明朝开国皇上朱元璋,当上皇帝想吃珍珠翡翠白玉汤。那个汤就是他当年讨饭,赶到一个庙上要饭,饭时已过只有剩的烂饭剩菜掺在一起喂猪的泔水。他饿急了,就吃喝这个。也是一一可香啦。后来当上君王,好吃食物有的是,挑样吃,却吃不出香来。就下令去人到早先那地找那庙,寻人来京给做那好吃的汤。

忘不了豆腐渣窝头,一九六一大年初一。

年轻的朋友,亲爱的读者吧友,您看过不是纯白色的豆腐吗?吃过没?有不是纯白色的,颜色发乌发黄的豆腐,当然吃着也是豆腐。这就是黑豆或磨石豆这样的杂豆做的豆腐。

在大集体那时代,一般不让种经济作物,如大豆、芝蔴、花生等,说这些东西低产。生产队种不多少黄豆,胆大的生产队长找靠山坡偏僻地方种点,再边边溜溜地种些供牲口吃的料一一黑豆、磨石豆。除给生产队牲畜配料也悄悄地分给社员各户一点。农家知道这豆也出豆腐,只不过口味略差,稍有点苦味,吃着也不错。前些年过年过节除黄豆做豆腐也用杂豆做,为的是能多吃几顿,毕竟是豆腐。

改革开放土地承包农民自种庄稼之后,就没人再去做杂豆豆腐了,种点杂豆纯是给家畜食料用。吃杂豆豆腐大概不可能,除非中国人不好好过日子,再走回头路再瞎折腾,还是好好改革开放,吃白米饭、吃白面馒头吃白色的大豆腐,人都白白胖胖的。至于减肥倒不是大问题吧!

咱围绕腊月根预备过大年做豆腐说了不少,说的品的吃的关于豆腐的事也差不多齐了。钟情于豆腐源于上半辈子生活困苦,把豆腐一直当舌尖上的美食。不光咱这号的,其实若干人等从前也觉得豆腐是美味,不是轻易能吃到嘴的。咱凌源过去流行一句话:豆腐可解馋,吃个热乎咸,为啥跟着个咸呢?图个省吃呗。

年要到年快到,小孩盼着买鞭炮,大人见面互相问,年货办好没好。妇女见面最大事,烧肉炸丸子预备全佐料。

咱家乡风俗,一般赶在年前两三天烧肉炸丸子,统称烙作(作发一声平音zu0)。烙作:即煮肉,氽丸子炸丸子,丸子也叫肉疙瘩。煮大骨头,灌肉肠,剁饺子馅等,全由大铁锅架劈柴火煮。佐料:花椒、大料,鲜姜、大葱,下到锅里。不能离人,得有经验的大人始终看火候。火轻煮不熟,夹生不行;煮大喽不行,肉太烂不出息,叫落汤。煮不好一锅肉,丢手艺不说,影响烙作,凭着好骨头好肉,没煮好瞎了肉瞎了佐料还了得。

大人忙烙作,小孩子打点支应,剥葱扒蒜抱干柴等小活计,可不许到大锅台边处转悠,怕烧着烫着,那可不是闹玩的。但闻着肉香,闻着肉疙瘩香,听着丸子下油锅的吱吱声,谁不馋的慌。大人总得给孩子弄点先尝尝,先让孩子解解馋。

盼着烙作一般都有盼头。炸出丸子了,大人孩子每个人尝尝,小孩子伸手多抓两个,躲旁边咂吧滋味。煮出肉来,一方块一方块的五花三层肥膘带瘦油乎乎忒馋人。这种肉没烧呢腻人。笔者小时候看奶奶捞出方子肉,瞅着发馋。奶奶这回大方啦,说大过年的瞅着馋干啥,来,给你们馋猫解解馋。边说边用菜刀切几块大肉片子分给我俩小侄儿。我仨醮着酱油吃的好香。让我妈看见了,她赶忙说,快放下,别吃啦,看腻着。可不,打那次我好几年一见肥肉就恶心,让白肉给腻着了。为此,后来我妈常嘱咐,千万不能给小孩吃白条肥肉,再是吃完肉不要睡热炕,一睡热炕就腻坏脾胃,作下根一辈子都吃不了荤腥。前者我经着过,很灵,后者的科学道理该是升温上胃火的毛病吧。

烧肉比白肉是香而不腻。烧肉的手艺很有讲究。将煮好的方子肉的肉皮上抹与蜂蜜,下到纯油锅里,锅下加火,掌握火候,以锅内油翻滚开为准。待方肉皮出泡、颜色暗红时基本完事。烧肉实际是把肥肉中的油脂熔化而脱出,所以肉减少了腻人的程度,而用于烧肉的油反而増多。

烧肉比白肉用项也多,各种宴请的红烧肉或豆豉肉等是人们顶喜欢吃的,即使炖白菜酸菜传统菜,放烧肉那滋味格外引人食欲。

万事俱备就等过年,慢着,当家人都想着呢:烙完了作得马上准备祭祖的食物。

各家个户都和面蒸些个小馒头,比吃的馒头小很多,上头点上红点,看着挺好看的。这是准备上供的食物。赶在过年前一两天,大人领着小辈的去给逝去的亲人上坟。到坟莹地逝者墓前摆上小馒头、点心、烧肉、丸子等供上,再倒出酒撒些在墓前。通过点香烧纸施礼,表示纪念。还说些个过年啦,给送来过年的吃食的话,告慰隔世之亲人。

所以说准备过年的东西,不能忘了先人。活着的人心里想着逝去的人,吃什么忘不了。这是一种文化,也是传统文明,体现于舌尖上,表现于礼仪中。

年前上坟祭祖还没完,还得把祖宗接回家过年。把一代代传下来的家族(一张精制的祖宗各代名表)堂子挂在外屋北部墙上,前面摆上几样供菜,供果、供食物。当家人准备吃年饭时,先上香表示,告诉一家人团聚开始吃饭了,请老祖宗及以下诸辈先人一起享受。这种氛围既严肃又愉快,表现出上有根源后有延续的情致,俨然是一次人文历史的典型演示。

中国人各民族都有不同的”大年三十”,过大年除吃喝外团聚更重要,也包括追念先人,这是饮水思源的传统教育形式,一代代传延着。

大年这天中午,咱凌源称晌午。从早上忙乎半天的家家户户,摆一大桌子,一家子人围桌吃年饭。年饭的饭不止于饭食,而是菜肴与主食的全称。饭无非大米饭、馒头居多。如今也算平常与平时没区别,可过去大米白面是稀罕物,即使过年晌午也不定吃上。家乡有”席”这个单字,成席是八个碟子八个碗,习惯叫八大碗席。如果四个碟子四个碗就叫半席。

人口多些的家庭一般年三十午饭上全席八大碗席,人口少的可能四碟四碗。肯定都吃不完,对啦,年饭不许吃光,得饭菜都有剩,叫作接年饭。予兆过年后的来年,新的一年吃的用的有存项。

年午夜美食。年午夜吃饺子可是千门万户一致的。只是习俗有别饺子也不一样,在馅上。有吃荤的有吃素的。中午饭后就准备年夜的饺子。素馅一般冻豆腐剁碎或鸡蛋用豆油、香油,啥肉也不放。荤馅当然主要肉为主的。

年午夜没吃上饺子,什么也没吃的年头,平生一回。就是一九六一年春节。年三十吃一顿没掺糠的干粮一一净粮饭,谁家也没想着晩间吃饺子,既然白天中午吃饱了而且净粮食的饭食,那就把按人分的一点白面留到大年初一吃顿饺子吧,舍不得年午夜吃啊。早先,我小时候家里习俗年午夜吃素,打六一年后自动取消了,因为长年没油水,几乎天天吃素,行了,过年夜还干嘛吃素。后来,生活好起来了也不再想吃素饺子。如今人们嫌营养过剩,追求吃素,我从不这么想,起码荤素搭配。根源挨饿挨怕了,困难日子没油水吃也留下病根,不吃点肉食烧心,说是胃病。

年三十中午饭如果在外地往家赶的亲人没赶上,也不算啥,因为年午夜的饺子,赶到家一齐吃就算团圆。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吃完年夜饺子才算过一年到新年。

年午夜饺子,交子时称饺子,大团圆大合大喜庆。这顿饺子在一年中最特殊最富和谐意义。

时代不同了,社会进歩了,生活提高了,但过春节(大年)的习俗不变。最核心的本质没有变。

不管是七十年代前因广大乡村住户不通电,还是如今的城乡电器时代;围着油灯或蜡烛年午夜包辞岁饺子,在电灯下在电视前,时不时摆弄手机和电脑与包年夜饺子一起进行,显现的是阖家团圆的和合美美欢喜氛围。这一年一次无可替代的时间和地埸,真是唯一的无双的。

年夜饺子里放钢崩,是凌源地方的习惯。一般只包几个这样的饺子,看午夜或大年初一早晨谁吃着。吃着的有福,全家人借光都有福。因为这,孩子们总抢着吃,不怕撑着,奔吃到包钢崩的饺子。有时大人用筷子一夹,感觉出有钢崩,便佯装不知夹给孩子,孩子一弄看到钢崩,乐了!图个孩子大人喊有福吉祥。

年午夜准备饺子,和面,拌馅,作面剂,擀皮,围桌全家人伸手,各有分工,边唠嗑说笑,边包饺子。现在有不少人家赶在晩八点前就把这一套弄完,为的是不耽误看春晚节目。有的户门不管这些一边包饺子一边瞅电视节目。过去连收音机都没有时,只单纯包饺子唠嗑,孩子们提着小灯笼,串串一家当户左邻右舎,放小炮仗,大人不让孩子困,让闹哄着好等到半夜。等到半夜煮饺子吃之前这段时间有名堂曰守岁。

守岁待到煮饺子,给祖宗先人上供,晚辈给长辈拜年问好。早先年兴磕头作揖,这些年各家基本改了,一般就是鞠躬施礼问好。此时长辈馈送压岁銭。守岁一一压岁整个过程伴随年夜饺子。

年午夜包饺子,都包四个或六个八个合子。谐音,合和美美、和顺和气之意。在平时包饺子可包可不包合子,而年午夜必须得包,而且阖家大小都得吃合子。所包的合子数成双不单数,而且吃的时候也不用筷子夹开,是象征合而不分的意思。

煮饺子,年午夜煮饺子,不管谁煮都避免不吉庆话,如不说搅乎、霍拉这样话,饺子坏了或两半了,要说挣了,挣开了,碎碎平安的话语。简单的煮饺子变得严肃神秘,又显着吉祥欢快。

年午夜煮饺子,吃饺子伴随着拜年,燃放烟花炮仗的热闹祥和氛围。饺子得有剩,或者把大年初一早晨的一起预备出来。象征连年有余之意。

年午夜一夜连双岁,大年初一新的一年开始了。

年夜饺子,辞岁饺子,守岁饺子;年夜饭,连年饭。年夜晚初一晨关乎一个整年的未来。这晚上和中午剩饭菜真如圣饭菜,当做神圣之事,一家人都当大事放心上。

可是前些年尤其困难时期,农村户每年都有发生在饺子上的怪事:明明是包的白面皮肉馅的,包完后放闲屋或外屋冻着,一家子先掌着灯,炒点瓜子吃着唠嗑。等半夜下锅煮,熟了端上来,一看白面皮变成黑面的了。筷子一夹,馅也不是肉馅变菜馅啦。怪吧!不是故事是真事。为吉祥怕说出去不吉利,只得吃哑吧亏,悄悄的吃下去。而本村不远的另一家,困难,包的杂面莱馅没油少肉的。等去煮时,一看白面饺子,一吃好香肉馅的。当然悄悄吃喽,谢天谢地谢神仙。

咋回事?黄仙一一黄鼠狼给搬的。

这些年没这样事了,家家户户都白面皮肉馅,素馅也三鲜馅,黄仙黄鼠狼也不必给调换了。

年午夜与大年初一至头破五吃饺子大有说道。要是被调换尚可,不管啥皮啥馅有吃的,就怕预备好的饺子等煮时没了,干净光。谁家摊上憋闷不。黄鼠狼能耐,偏心眼,从这家子倒腾出去,不给往回倒腾。坑一户添护一户。这动物很有灵性,肯定是得罪过它们,就在节骨眼上报复。

这些年没再听过出这事,与家家户户日子好过有关,房屋封闭都严实,老黄无孔可入。再说这动物也少了,没有了大的运输能力,或许它们知道谁家也不短缺,再也不必搬运帮谁啦。

一年三节,春节即过年,端午节在夏初,中秋节在秋中。端午又称五月节,中秋又叫八月节。五月节美食当然是粽子,八月节吃月饼。

凌源家乡五月节的气候是一年中最适宜的,鲜花盛开,草木青青,温暖融融,人着夏装,昼夜温同。从农历五月初一起,家家门口悬挂桃枝柳条或艾蒿,标志着五月节到了。而五月节的吃食也在准备着。家庭主妇将粘米(大黄米、小黄米、豇米)泡上,一般泡三到五天,多者半月左右,关键是火候,泡米是让米柔软,但防止泡出臭味。买来苇叶(南部地区也有下苇塘去采的),把泡好的粘米用苇叶包裹成四棱椎体,便是粽子。包粽子很有技巧,捞一把粘米置于苇叶兜里,用手合紧,再用马莲扎紧,粽子就包成了。说是容易包时难。包粽子确实得练习几番的,否则不是包不成个,就是太松。包的好的煮粽子不漏米,不稀松。粽子米里可以掺入红枣、江豆、葡萄干、肉块之类。

粽子锅里煮鸡蛋,粽子熟了,鸡蛋熟了,闻着格外清香。吃粽子放糖,香甜可口,解饿解暑。粽子锅里的鸡蛋,有一股苇叶的清香味。

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传统节日,民间千年形成的端午节,除了纪念意义之外,吃粽子大饱口福是实惠的,舌尖上的感觉在炎炎夏日非常特殊:水凌凌、滑溜溜、香喷喷、粘忽忽,解渴解饿,不腻人。

其实,夏天的主食,粽子该排首位。只是粮米不丰富的年代,人们想吃吃不起。

    说起人们夏天爱吃粽子的话,倒有一故事:在极左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所谓的阶级斗争为纲,常搞忆苦思甜活动。一次,村里有个大老亓,让他忆苦,他说,给牛营子小白先生家做工,大夏天问愿意吃啥,大伙说,粽子好吃吃粽子。他家就今个吃明个吃,晌午吃后晌吃,连着吃好几天,都吃够了,要是现在有粽子吃可不错。开会的人一听,忍不住都笑了。不严肃了是吧?掌握会场的干部赶紧说,剥削阶级分子多坏呀,为了更好地剥削人,才天天让干活的吃粽子。

八月节,新粮食下来了,各样水果纷纷下树,除了吃月饼,别的吃食物就丰富多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