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凌源(八)

文章来源: 录入者:bjy 责任编辑:bjy 作者:王作琏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7日08:05:53

第八篇  野味

小白蒿。早春二月采白蒿,过了大年出了正月到二月,惊蛰节气后,大地回春万物复苏,但仍未到阳春三月,草本类植物一般尚未萌发(指凌源一带)。民间俗语,三月三苣荬菜钻天。唯独小白蒿早些,小白蒿又名茵陈,茵陈入药是中药一种。

小时候听大人们说,小为茵陈老为蒿,说的是小白蒿是惊蛰春分期间的刚钻出地皮的嫩蒿。这嫩蒿一般先在河滩松软潮湿的地处,成片地长出来,向阳土坡墒情好的也会有小白蒿。这东西没毒,没特殊味,稍有点辣意。它可在粮食困难时期帮过饥民啊!

一九六O年春,我们初中两个班同学由老师带领几次去河套采小白蒿,每次半天时间,同学们找到一片就一棵棵一把把地掐地皮上的部分,根还留着一一怕绝根呀。回校后集中到食堂,食堂师傅洗、择、水炸后剁碎,掺到玉米或高粱面谷子面里蒸饽饽。这样可以省些粮食。

小白蒿干粮可以吃,可不怎么好吃,不过没啥异味也不犯病,解饿充饥被当成好玩艺。还记得当年总务老师是穆老师,给我们讲小白蒿的生长情况及采摘办法。那时老师们供应粮也吃不饱,也跟着吃掺菜的干粮喝菜粥。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采白蒿吃白蒿度饥荒的情景依然清晰。一到春天,就想起来,到野外见到小白蒿,亲切之感油然而生。小白蒿一一茵陈蒿,救灾解饥有功啊,我和同学们,乡亲们受过恩典。至于舌尖上的感觉,当年何有品尝之意,吃就是了,解饿就行。

早春里的山野菜。婆婆丁与苦蔴子。

农历三月三苣荬菜才钻天,咱凌源地界比苣荬菜早出土的野菜是婆婆丁和苦蔴子。这两种野菜从二月二左右即春分时节就钻地而出。有闲功夫的大人或孩子们满山坡去挖,最早的头茬分外鲜,无论蘸醤当菜就饭还是卷煎饼或卷单饼吃都可口香甜。读者您别以为咱用错了词,说苦蔴子带苦字怎么还甜呢?您尝着过就晓得了。苦蔴之苦不是杀口之苦,只有些苦微微的,而经嘴巴一爵巴,嘴里觉出略带苦的甜味,这便是苦中有甜,甜由苦出的神奇。致于香,婆婆丁与苦蔴子都散发着野土的香气。习惯到野外,捧起一把泥土送到鼻孔闻闻,都能嗅到一股土香的野味,这两样野菜可比泥土香的多。

婆婆丁学名蒲公英,是一种中药材,其性可消肿化瘀;而苦蔴子亦称苦碟子 ,有说也称地丁分紫花地丁和黄花地丁。地丁也属中药材,其解热败火有功效。

早春,满山遍野寻摸婆婆丁和苦蔴子多是为尝鲜,至于当药材挖而后卖是晚春后的事,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不仅挖它们为尝鲜,而是为填饱肚子。说到此处可能有看客想问,您咋总提挨饿填不饱肚子的话呀?敬告您吧,真的,俺是挨饿饿怕了,象一次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似的,总记着没粮食吃饿肚子的滋味。谁要是不知这滋味,不用多,三天不吃东西试试就知道啥叫挨饿的滋味啦。开个玩笑,的确野菜充饥可救人命啊。没粮食有野菜挖来度饿可保不死,这两样野菜且无毒无任何副作用,它们帮过曾经的饥民。

苣荬菜是山野菜中精品极品。山野菜还和巿场上的商品那样论什么什么品级吗?是打个比方罢了。说这菜在野菜中最好,最受人一一吃野菜的人稀罕,人们喜欢它,是因为吃它顶饭顶菜,解渴解饿,还解毒败火百病不犯。

一到春天快三月三时节,老家凌源农村老乡管三月三叫苣荬菜生日。三月三苣荬菜钻天,小小的尖尖的蘸绿的菜芽破土而出。嫩苣荬菜白白的根茎,浅绿色的丫形两片菜叶,洗一洗直接送别嘴里真香,香中带鲜亮带脆,管谁乡下城里老的少的都喜欢吃,都引的食欲大开的。

苣荬菜不仅是让人尝鲜的,它最大作用是替代粮食,补充食粮不足予人解饥。缺粮食那些年,人们成筐子篓子,满口袋地挖苣荬菜,将其开水炸剁碎揣少许粮食面就可蒸或贴出好吃的窝头或饼子来,其口味在所有代食品里数第一。饥荒年景,人们挖苣荬菜晾晒为干,存起来,等老秋和冬天再拿出来热水一烫就能用做揣干粮也可熬粥掺进去。一点邪味也没有,倒是散发一股清香味哩。

如今苣荬菜上了饭店餐桌,登上大雅之堂,食客不以其解饥真是品鲜。无论醮大醤还是卷煎饼,凡食者都赞不绝口,吃着香吃的开口胃。远道而来的客人,吃着还拿着,带回去让亲友们尝。

甜滋滋的榆树銭儿,苦渗渗的柳树狗儿。榆树柳树在凌源家乡是大宗树种,与杨树并列三者无处不见。榆树柳树杨树在春季出树叶之前先萌发榆树銭儿,柳树狗儿,杨树狗儿。只是杨树狗不能吃,前两者可食。榆钱儿味甜,柳狗儿味苦。

其实榆钱儿也好柳狗儿也好,他们本身是树的种,种籽,春后籽熟落地,第二年便育出小榆树、小柳树苗。当然榆柳的母树根茎也可以栽种。种籽和根茎都为传沿后代,这个不是咱絮叨的。咱只说树钱树狗为人所食的事情。

乡下的大孩子们,村边有榆树的,可能都爬过榆树,撸过榆銭的。撸到手总是先往自个嘴里塞,因为榆钱儿甜好吃。一筐筐榆銭儿撸回来,大人们耐心地择,挑出小棍或小虫子,再洗干净,把玉米面或小米面等面粉与其掺和,可蒸着吃,蒸的榆銭和面凝在一块,民间叫布落儿。这食物吃着鲜香嚼着甜,很利口,利口就是劲道适口。用榆钱儿揣粮食面贴干粮也不错,熬榆钱粥满可口的,不带一点苦味,喝着清香味。

如果清明谷雨期间,去乡下老家,正好是时候算榆銭儿,吃榆銭儿做的饭食,这才是地道的辽西凌源特色野味呢。

柳树狗儿不能生吃,味苦,苦渗渗的。吃春鲜也没吃柳狗的。怎么个吃法?弄熟了。吃柳树狗不像吃榆树銭儿,是没办法不得不吃。一九六0至六一年中国闹饥荒时,开春柳树狗刚钻出来,饥不择食的孩子大人们便打起柳树狗的主意。从前,老年人在四十年代闹饥荒时吃过它,有经验。

捋回的柳狗择干净洗干净,放缸里盆里用凉水先拔着,就是冷水泡。泡两天换水,那水苦苦的,是把苦味浸出来了。等嚼一嚼泡过的柳树狗不大苦时才食用。剁碎揣面或熬粥都可混合米面代而填饱肚子,其味总带苦味,没有吃上顿想下顿的食欲。可它依然不失解饿充饥的代食品。缺粮米年月能帮人度饥馑都是好玩艺。

我念初中的三个年头,都折过柳枝捋过柳树狗,吃柳树狗干粮喝柳树狗粥,虽觉着苦但有它心里有底,指定暂时饿不死。因为几乎所有农家都存些泡好再晾干的柳树狗,连别的代食品一起,好歹不至于饿毙。

柳树狗,多少年没动过没吃了!其实它不好吃,它是春来鹅黄绿早的景致。赏其绿,谁思食之?我舌尖上的记忆,感觉柳树狗是苦的,不是应该吃的。

吃甜根儿。

甜根儿。即使在咱凌源,任凭什么饭桌上也不会找到它,它是饭还是菜?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晓得。

甜根儿是一种草根。有一种草(野菜)叫燕子尾,它的根是甜味的,甜滋滋的,我小时候认识它,念初中时挖过吃过。没事谁也不想吃它,虽然它甜味,可毕竟是草根呀。怎奈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缺粮米,人吃不饱就想办法弄能填肚子的东西。这甜根儿就是一种可填肚腹的代食品。

燕子尾的根扎在阳坡比较松软的土里,当春分过后野菜尚未钻出地皮,树还未冒出芽叶时候,大人们最忧心,怕老人和小孩长期挨饿熬不过春去,盼着清明谷雨节气就不怕了,因为有树叶和野菜可以充饥了。甜根虽扎在土里但春天开化后,它的根就开长了,藏在土里,土上没发芽,土下根发粗壮起来。我们用镐头刨开土,便将甜根捋拽出来。呀!好的甜根长有一、二尺,粗细赶上半拉小手指般。

记得放学后,拿上镐头去找甜根刨的情景。村北后山的后沟子,找一会,顺着别人刨过的茬口往旁边刨,累的头上冒虚汗,也不住手。等第一根刨到时,撸吧撸吧根上的土,露出白白胖胖的甜根,打心眼欢气,先送自己嘴里嚼吧嚼吧咽下肚去。嘴里甜,肚子里下去物,逐渐显着有劲了,接着刨。

有一次刨了好几大把,自个吃不算,拿回家去,我妈洗净剁碎掺点粮食面,揣干粮贴一锅甜根饼子,吃着好甜啊。

野菜五宝。

凌源地处冀辽蒙三边地界,荒山沟壑诸多,加之温度湿度适宜,所以上百种野菜分布,但经祖辈凌源人有意无意尝吃,可以肯定上两篇中叙述的苣荬菜和蒲公英为顶尖隹品。与其不相差池多少的便是:猪毛菜,仁兴菜,马生菜,车轱辘菜和扁猪牙这五种野菜。

猪毛菜。秧棵小时候凌源人的叫法,等它长大了一老化就不能采食了,其名也变为扎不扔。猪毛菜与玉米面掺和,揣匀贴猪毛菜饼子甚是利口,即使不缺食物的如今,冷不丁做猪毛菜干粮,上饭店餐桌食客们亦争之食之。居家尝鲜人愿吃,拿出去给一起工作的或左邻右舍乡亲,没有不爱吃的。猪毛菜掺粮食面蒸菜窝头,和黄豆面掺做小豆腐都特别的好吃。猪毛菜到夏季伏天尤其入秋就老化,其茎枝变硬变干。说扎不扔是地方口语,形容其体松垮大如筐斗一般,风一吹其根脱地随风翻滚的样子。它的用途则变为农家烧火做饭的烧柴了。小时候,谁家孩子拿一猪毛菜饼子出来,别的孩子准凑过去要点分吃。咸滋滋鲜鲜香香比纯粮饼子开胃引食欲。它没丁点苦味,舌尖上记的深刻。

仁兴菜。菜名取仁兴带着仁义德性之义,可想而知此种野菜该是多么让人喜欢。是的,仁兴菜其生长一般不挑地方,而且自春嫩到夏天长大,以至到老秋都可以采食。春天可以采全棵,因为嫩,可开水炸后冷水拔攥菜团子凉伴佐料就饭吃,可揣粮食面贴饼子、䒱窝头吃。最出奇用仁兴菜做馅包大菜饺子,菜包子吃特好吃,与白菜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仁兴菜没任何毒性,吃它百病不犯,对肠胃也没任何剌激,其性温合好消化,营养价值肯定丰富。我曾想过这用仁兴二字取为名,不知源于何时?有一点能够认定,其得名系咱祖先辈文化人根据它的特性而选此最受人尊崇的字意来授予的。所有采野菜的孩大老小,不管是为充饥还是为尝鲜,人们都争着抢着找仁兴菜。遇到一处仁兴菜必先采之然后才采其它,仁兴菜的茎嫩时一样吃,老的时候茎硬了不便吃但其分杈分茎仍然供人用,到老秋一天不来霜冻,它就坚持一天,为喜欢它的生长嫰叶。

辽西一带普遍有仁兴菜,不知凌源以外的地方其名是否一致?在农村长大的一眼使认出来。过贫困日子时,人们食其充饥;过富足日子,人们想它尝鲜。仁兴菜,美味之菜,居野菜五宝之一名符其实。

马生菜,车轱撸菜扁猪牙。此三样野菜也很受老乡待见。其无毒无异味本身可采食,而且各具”野”味,熬菜粥,做菜团子,揣干粮贴饼子蒸窝头都行。吃野菜最怕有毒或犯病的,比如回茴菜食后使人得浮肿病,饥不择食也不可吃它。

凌源老家乡下,叫上名的可做代食的野菜还有刺菜,酸大溜,牛舌头棵,山葱,山蒜山韮菜等等,但不到万不得以一般不采食。毕竟舌头尖上感觉不大好,而好的野菜有似美味,人愿意品尝,喜欢”进口”。

马生菜是中草药,名为马齿苋。具有解毒化瘀功效;车轱辘菜也是中草药,名车前子具利尿等功效。食这等野菜无意中服下中草药,由于不单一,对身体有益而无害。

解饥尝鲜的杨树叶。

春季一到谷雨节气,凌源家乡树木方始吐叶,尤以杨树显著。从谷雨冒叶,经半个月到立夏间,它疯长,一天一个样子,尽管人们天天看着,似乎一不留神两三天叶子大了,两三天变色了,由浅黄嫩绿变作纯绿再到深绿。等到立夏杨树叶子”封门”,一封门叶子变作老绿,叶的背面挂满似白非白的一层膜,此时的杨树叶即木质化了,再也不能当食物啦。

老家的杨树,老乡们管它叫本地杨,大概是对比北京杨,西北的白杨一一钻天杨,和外来的大叶杨一一加拿大杨而说的。究竟本地杨的植物学名叫啥,乡亲们从不问根刨底 ,反正是家乡的杨树,杨树就是杨树,大杨树小杨树,杨树趟子杨树林子,谷雨后有杨树的地,便有捋杨树叶子的人。

会爬树的上树,不会上树的用长长的木杆绑上磨的锋快的镰刀,各施所能。在树上的直接捋树叶或折下树枝扔到地上,让树下人捋树叶。镰刀搂下的杨树枝,供大人孩子们坐一块捋树叶子,片片树叶装进筐筐篓篓,拿回各家个户。杨树叶成了人们的战利品,动手动刀把刚长出几天十几天的叶儿,从树干树枝上掳下,看来似有残酷性,但人们没这种体会,从来如此不以为然。毕竟杨树无痛苦言声,而且杨树们野生者自生自灭者极少,是人类广为栽植培育的乔木而已。因此,春天的索取便是自然而然了。

人们对杨树的索取,换而言之是树对人的奉献。其树叶虽不比稻麦及五谷,也不及瓜果菜蔬,可杨树叶子为人所食,饥时可解饿救饥,安顿饥肠辘辘;不饥则予人尝鲜,以开胃口。这等用项,用之时人们由衷赞叹,宝物啊!宝中之宝。

无以上体会者,可以断定系饱食终日的过来人,没有挨饿经历当然不知杨树叶解饥之功;至于尝鲜也不排除没见识过的,虽然饭店、农家有备此物,长期储存以便摆上餐桌供人品尝。

现时生活中,没人刻意去忆苦思甜,重新去寻找没饭吃挨饿的感覚,因而用不上杨树叶子代粮充饥,不过尝鲜可以尝试。当弄好的带浅黄微绿颜色的嫰杨树叶,蘸上凌源馨王大酱或调料送入口中,顿时就认定一一好吃,真好吃。问:是什么这好吃?地道的凌源人回答,请吃一口小米饭,再就一箸,杨树叶子,是杨树叶,它是美味哟。

将捋下的杨树叶挑净洗净,用凉水拔,抜即泡着。需换几次水,大约泡三、五天,待杨树叶的苦味浸出后,用淸水投,再用开水炸 ,炸就是烫,把树叶烫熟,然后放入冷水中浸着。如此苦味基本消失 ,便可食用。乡下人基本都会鼓捣。

捋杨树叶的趣事。那是一九六0年农历快立夏节气前。杨树叶快封门了,一眼望去河套边的杨树林子绿油油的,目光已经不好穿透了。但树叶还是嫰的,叶子也大些,正是捋叶的好时候。

家家户户孩大老小都赶着捋杨树叶子。大人说到立夏杨树叶不能吃了,过这村没这店呀。我放学后喝两碗树叶子粥,塞嘴里几口杨树叶蘸酱(先捋的杨树叶顶饭了),赶紧召呼两个同伴奔向河套边杨树林子。我们不敢上大杨树,而小杨树叶子又少,便顺着河边往下找。找不大也不小的树,约大碗口粗细的杨树是目标。双手攀树干,腿夹住树干顺树往上窜,约窜上两人髙时,树就弯了,逐渐弯到离地面一人高时,将树牢牢把住,我们几个一齐下手开掳。既容易掳又不危险,一会捋差不多干净了,一撒手,树干忽悠一下恢复基本直立状态。然后再找下一棵。

突然,我站在一棵树下打量时,发现一只野兔一动不动地趴在树根处。我连忙去抓,抓个正着,一摸兔子身体还温乎呢,是刚刚死的。难道是撞树死的?果真若此,不是未守株也得兔吗!

捋半麻袋杨树叶,得一只大野兔回家,高兴极了。有荤腥解解馋,家里人都说我好运气。可运气没接续,还去那树林掳树叶再没检到野兔。后来听说是有人用洋炮(火药枪)打的。

捋杨树叶子的事忘不了,检野兔总记着,想起来仍觉得怪有趣的。

闻着香吃着甜的刺槐花。

凌源地方的树种除了杨柳榆三甲之外,要数山杏与刺槐了。刺槐习惯只称槐树,它的花槐花可是诸般植物花的冠军。其鲜其味盖压群芳。怎见地?得出这一结论的根据简单的很,蜜蜂儿做评判。细心人会注意市上出卖的槐花蜜就是好,色透明,清晰,味甘醇,甜中带香。这蜜可是花的结晶啊。您看立㚆后芒种小满前时段,蜜蜂儿辛勤地采蜜忙,它们优选槐树林,剌槐花盛开流蜜期,人在五里外顺风完全嗅出花香味。蜜蜂不放过槐花蜜期,它们起早贪晚,往来槐林,吮带槐蜜回巢酿之,蜂农们分出蜂儿劳动果实,人们得以享受蜂蜜美味。一切证明槐树花的档次,其它如荆条花,荞麦花以及诸种草花之蜜俱皆不抵刺槐。

槐花蜜甜,其实摘一朵(串)槐花,直接送到嘴里,一嚼立马觉出甜滋味。所以说,闻着香吃着甜耶!这是人舌尖上品出的。蜜蜂儿,人儿都知道刺槐花是好吃的花儿。

槐树花香,槐树花甜,槐树花鲜,花朵一串串特好看,刺槐花做馅让你馋。下贴告诉您。

将剌槐花掳回,挑干净择干净,水洗后用开水炸熟。剁碎便绵软细腻。用其拌饺子馅包子馅。蒸煮水饺或蒸包子吃。凡是吃过的无不称赞叫好。刺槐花做馅堪称凌源地方一绝。

除了鲜槐花做馅之美味水饺、蒸饺、包子外,干槐花即将槐花晾干,可泡水当茶。药物药性称剌槐花含剌槐素,对心脏之冠心病和高血压症有疗效。槐花与野菊花和荠菜三物合为茶,长期服饮能降压稳心败火助消化。剌槐花真是宝物。摘刺槐花时,千万保护树干树枝。

抽老婆条子与樊梨花

凌源老乡看这两词不生疏,若是外地的吧友可能觉得好笑。谓前者其名不雅,曰后者系古人名。这不足为怪。连本人土生土长的凌源人,也对这两宗植物名觉着怪怪的。听着怪,但您吃它时候不但不怪倒觉得好吃哩。

抽老婆条子多生于凌源南部,其它地方有但不普遍。它是一种树条一一嫩条儿,其树之名叫不一准,反正俗称抽老婆条子。春暖之际采回嫩条,少不了择净洗涮开水烫,然后用凉水拔或晾干等吃时候再浸泡。制作就不细说,单说作馅和沾酱吃凉拌吃,都是鲜香嫰,无邪味百病不犯的。粮荒年月可充饥,丰年便当野鲜蔬菜品尝。凌源人爰吃,外埠客人到凌,用之招待多赞不绝口,一问此菜何名?待告之时一般大惑不解。吃就是了,别在乎抽老婆不抽老婆。

樊梨花或是范梨花饭梨花还是泛梨花,愚下未做任何考证,先父母也没就此有过较真。称呼名字不受影响,怎样写无关紧要,好吃就行。

这樊梨花子做馅包饺子蒸包子都好,很绵软肉透,若与剌槐花相比,不相上下。细品刺槐花略显鲜香而樊梨花的确肉透细腻。若是吧友读者两种馅的都能尝到,可能光顾赞称而难于分出高低来。是的自然的原生态的野味毕竟是天然的,其天生质地无可替代无可类比。

记忆中第一次尝樊梨花是家住平泉县草耙子沟仓子村我姨家表姐给送来的。她打六十里外的家带满鼓鼓一面袋樊梨花子,给我们。她说做饺子馅好吃,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夏天吧,以前没听说也不认识这花。我妈知道,跟我讲这花好。我曾问是饭梨花还是范梨花或者泛梨花,连我亲也拿不准其花名咋写,反正叫应了就得了。后来看大唐薛家将书,里面有薛顶山与樊梨花故事,出于联想和好奇便将此花写作樊梨花,其实无法推敲。

樊梨花是草本植物。原来老家大北山远处大沟坡也生长着,若是夏天不缺雨,樊梨花似拉拉蔓子一片片的疯长,开许多许多的花,有粉红的残白的几样,可以一把把地掳。待采回家,少不了择、挑、洗涮烫,才能拌饺子、包子馅,煮水饺蒸大菜饺或包子都好吃。

一种野生植物其花或叶,从采到进口有不少的劳动环节,是辛苦换而来之。最根本还是大自然所赐。缺粮时赐之充饥,粮丰时赐之尝鲜,人啊!得感谢大自然,更要保护大自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