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道”首领杨悦春其人、其事

文章来源:《凌水龙源》 录入者:zf 责任编辑:gdf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30日13:09:36

清光绪十七年(1891 年)冬十月(公历11 月),发生于内蒙古东南部并波及辽宁、吉林、河北三省的金丹教武装暴乱(因起事暴徒头裹红巾为记,故而蒙古族称“红帽子事件”,当地受害汉民则骂之为“红头蛆”)事件,其性质在1947 年中共冀察热辽中央分局的《热河蒙古土地问题》文件中已做出了客观总结。

 

八十年代以来由赤峰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牵头,全市12 旗县区政协联合展开的有关该事件的调查的深入,始知金丹道事件的性质和真相为邪教组织的一场针对内蒙古地区蒙汉平民的残酷屠杀。

 

金丹邪教之由来

 

根据当时平乱后对俘虏的审讯笔录来看,金丹邪教的大首领名叫杨悦春,道光二十一年(1841 年)生于直隶属下承德府建昌县杨家弯子(今敖汉旗沟梁镇设力虎村)。据杨悦春本人口供称,他在三十多岁时遇到一个姓郭的道士,从其学了点炼丹驱鬼的法术,于是开始利用当时人们普遍迷信的弱点到处行医骗财,不久即家境大富。

 

杨悦春将总坛设立在偏僻的深山老林大黑山中,借丰盛的林木为掩护,开始以行医为名招收信徒。

 

在当时,大黑山的西面有以喀剌沁、平泉、赤峰为中心的“在理教”(青帮),东边则有流传于锦州、义州等地的“武圣门、金钟罩”,这两个教门也属于邪教。于是,杨悦春将“在理教”的禁烟戒酒幌子和“武圣门、金钟罩”的“入教习术能避刀抢劫数”等等荒诞不经之说杂糅起来,形成了所谓的“教理”。

 

对教徒宣称有所谓的“梦首经”、“葫芦经”、“文出入法”、“梵王经”、“观音咒”等经书,然而杨氏既“授业”于道士,“梵王”和“观音”却显系佛教,正可谓不道不佛,其正式全称为“无上门、金丹道、一柱香”,另有别称为“圣道门”。

 

事件起因简短说有四条:

 

1、土地问题,蒙地放垦,汉人开始寄人篱下,后来反客为主,蒙古族生存空间日益狭小。2、风俗问题,比如蒙古人环保意识强,禁止随意砍伐,但汉人经常到山里偷伐柴草;蒙古人不拘小节,汉人认为粗鲁。3、不同的经济头脑使得在各种利益交往中,蒙古人往往吃亏。以致后来有些汉人就发展到欺骗,即使官司打到官府,汉人也能说会道,蒙古人有理也说不过。4、蒙古上层王公和汉民结仇,作威作福惯了,还用以前对待奴仆的方式对内地迁来的汉人,汉人极为不满。

 

金丹道密谋暴乱

 

根据当时亲历其事的喀剌泌右旗人士汪国钧(蒙古名卜彦毕勒格图,18531921)的记述,金丹道从光绪十七年的夏末秋初就准备暴乱。但根据后来审讯杨悦春__等人的笔录来看,这个时间应前推到这一年的春天。

 

为了制造出更大的风潮,自称总大教师的杨悦春向朝阳、建昌(凌源)、平泉、赤峰、锦州、义州、宽城子等地派出了大批骨干分子进行游说煽动活动,甚至吉林和黑龙江的某些地方也发现了金丹道的传单。

 

煽动的内容是故意夸大蒙汉矛盾,捏造了许多针对全体蒙古族的谣言,其中一条就是所谓的“杀人腾地”,其意思是说蒙古人如何仇视汉族,准备在不久后杀光所有汉族,夺取所有耕地。稍有分析能力的人都知道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仅承德一带的汉人就有百万之众,数量比当地蒙古族多10 倍不止。

 

杨悦春在口供上交待说,金丹道是在十月初九(公历11 10 日)半夜以攻打贝子府为标志发动的暴乱。

 

暴徒首先攻下贝子府,屠杀之后,杨悦春当晚即在贝子府内登极称帝,改贝子府为“开国府”,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龙袍穿在身上,头戴一顶被他称为五色巾的奇怪帽子,然后对在场和不在场的主要教徒大封一番,诸如“平北王”、“巡山侯”之类的头衔不一而足。然后,他下达命令说,“每到一处,应选拔丁壮,编入队伍”;“凡我军民,有私自纵放蒙人或因亲朋庇护者,斩首!循情卖放或挖洞隐藏而被人出首者,立斩!其房屋家产赏予出首人”等云云。

 

宣布完毕,他亲自指挥教徒们对贝子府及周围住户进行了彻底地劫掠,劫掠完毕即纵火焚烧,大队教徒撤退,进行对下一个目标的攻击。

 

根据杨悦春的安排,如建昌、平泉一带金丹道最盛之处,直接由教徒出面组成部队,一路烧杀攻击各地;其他势力薄弱处,由事先派去的骨干分子煽动裹胁当地汉族百姓攻杀蒙古人。不肯服从的汉族也要杀掉。但无论哪一路,得到的命令都是抄掠戮。由此可见,杨悦春其人虽有做皇帝的野心,但并无才能见识,所作所为俱是盗贼行径。金丹道的其言其行全无农民起义的表现。

 

此时,从各地逃难过来蒙汉百姓口中得知,各处尚有多股金丹道徒大肆杀掠。他们所过之处,逢人便杀,遇人即屠,无论村镇庙宇一律惨遭劫掠焚烧,还扬言自称刀枪不入,能口吐烈火,敢当者不燃自焚。一时人心震怖,未见其影,先自逃避。

 

经过清军大部队的不断进剿,约在十月(公历12 月初)底,叶志超等部已完成了对金丹道匪徒的合围。到了十一月中旬(公历12 月中旬),杨悦春和他的残部约5000人被包围在东翁牛特旗境内的乌丹城内。杨派王增、王福在外担任守卫,自己一头扎进城里的一所关帝庙,再也不曾露面。

 

当率先攻入城内的聂士诚部包围关帝庙后,有人对里面喊话,命邪教徒快快出降。起初,里面毫无动静,于是清军放了一排枪,打得庙墙砖瓦乱飞。这下,里面有了回音,颤抖着说,先把女眷放出来。聂士诚表示可以。不久,庙门打开,走出一群妇女,约20 几个,各个低头不语。后面跟着一个中年人,自称是守庙人。经聂派人招来当地人辩认无误后,方命其近前讲话。那人说,匪首杨悦春已经脱毒自杀,这些妇女是抢来的,希望官军能放过她们。

 

聂士诚并未轻信,命士兵将这些妇女暂时带回军营看管,日后经甄别后再做处置。及至妇女们被排成一列行动,聂突然发现其中一名举止怪异,不似女性,遂命人将其拉出,仔细观察,发觉其面目若男子,伸手一掀,其发髻自落,果然是假发。这时有眼尖的人立刻辩识出来,这男扮女装者正是邪教头子杨悦春!

 

至此,这名为实现个人帝王野心而不惜造成大量蒙汉平民丧生的元凶终未能逃脱,以可耻的形式落网!时间为1891 12 29 日!

 

“金丹道暴乱”是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内蒙古东部至辽西地带发生的最为重要的事件。它直接导致了蒙古人整体北迁,局部改变了东蒙地区的人口结构,加快了整个兴安岭东南部草原农耕化的进程。

 

至于当地蒙汉平民死伤,则根本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仅有《朝阳县志》上提及,建昌、朝阳两县死者已超过10 万。李玉廷《教匪亲历记》上说,赤峰县死者约4 万,那么假设平泉州死者与赤峰县相当,再加上金丹道徒死亡数量,则此次暴乱造成的死亡数字当在20 万左右!可谓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