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宇与《丹枫集》

文章来源:《凌水龙源》 录入者:lfq 责任编辑:bjy 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8日10:07:08

赵宇,原名仁政,字澄虚,号踏蹊人。19371月出生于凌源县南部农村。童年既入私塾,以父为师,“学成训,读经史,问诗章”,遂立下报国之志。其后参加教育工作。1955年夏,在凌源县回民小学任教,后从教育步入政界。曾任中共凌源县委副书记,中共朝阳地委副秘书长。朝阳地改市后,任朝阳市人民政府秘书长,朝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由于赵宇先生勤奋好学,文学知识渊博,其文学诗词及书法功底深厚,曾先后兼任朝阳市书协主席、名誉主席,朝阳市老年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朝阳市诗词研究会顾问等。

 

赵宇先生工作勤奋、踏实,为人聪明好学,多年来工作业迹突出,深得群众好评。 赵宇先生文学素养及书法功底都很深厚,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写得一手好诗作,又练就一手好书法。晚年患病后,仍意志坚强,勤学不止。《丹枫集》所收集的400余首诗词,就是他在这个时期写出的,回忆工作、追忆人生及朝夕向学的记事佳作。

 

《丹枫集》由远方出版社出版,其中有不少诗作均见诸全国各级报刊和诗词集。

 

张玉书先生对赵宇先生的为人、为文、为诗都非常了解。他在为《丹枫集》所作序言中,对赵宇先生有全面且很恰当的评价,现特摘录如下:

 

赵宇同志,研习风骚,沉酣唐宋,文学功底深厚。又遵循马列、不忘宗旨,此多不述。就其艺术而言,亦使人叹服。他的作品、语言清畅、韵律和美,格调高雅,境界开朗。 虽有直白之语,仍不失形象特征。其咏物之作,观察仔细,感会独到,妙语发人深思。试裁数句,以见我言不诬。《咏小桃红》:“我劝东君多庇护,休教风雨任相欺”;《杏》:“远山万点疑为雪,近水一枝却似霞”;《月季花》:“春风秋雨无尤怨,暗送清香透碧霄”; 《迎春花》:“凌寒报送春消息,为迓东君先折腰”;《石竹》:“孤芳嫌寂寞,所爱是成丛”;《牡丹》:“甘为春光施粉黛,无心争做百花王”;《骏马》:“卧槽不惮风霜苦,犹恋嘶鸣万 里滩”;如此等等,甚有匠心。

 

赵宇先生对为诗为文的要求特别严格。他说:“一首好诗,甘如饴,醇如酒。浅吟低唱,高歌长啸,余韵不尽,回味无穷。诗,可述志抒杯,陶冶情操;褒贬善恶,发扬正气;塑造人生,讴歌时代。诗,可影响子孙后代,可影响一个民族。诗之优劣,盖由时代检验,诸家品评。自我吹嘘,无味且无益也”。

 

正因为赵宇先生对诗作要求严格,所以在作诗之时虽不象唐人“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那样苦吟,但是,他在为诗时,也确是别有一番苦心孤诣、情动于衷,诗成于思的过程。他常常为了吟成一首诗而推敲再三。赵宇先生在《丹枫集》卷首写的一首七言绝句《杂感》,就道出他作诗的艰辛和甘苦。诗曰:

 

杨雄迟暮羞词赋,我辈生年偏嗜吟。

自笑雕虫原末枝,哪堪诗兴扰胸襟。

 

继《丹枫集》之后,20099月,赵宇又出 版第二本诗集《碧梧集》。《碧梧集》收入作者晚年卧病之后的340余首诗词,其诗情词 意之感人更超过《丹枫集》。作者自叙其诗作“多为晚年生活感受,或所见,或所闻,或所忆,或所吟……兴之所至,每不能已。因身体欠佳,足不出户,孤陋寡闻,少有重大题材,是为憾事。”但读者咏来,确实感人至深。如作者咏其门前梧桐。颇有深意。

 

门外梧桐树,孤生古井旁。

日斜长影直,暑热绿阴凉。

鸾集春光暖,蜂围花气香。

君休听滴雨,毋使断愁肠。

 

梧桐乃引凤的高雅之木,历史上诗家曾赋其无数美丽传说,而《碧梧集》中之梧桐 更为诗人之自况,想作者之为人、为诗、为文、处事,真乃一株高雅秀美之碧梧。此集中之诗作均高于《丹枫集》,堪为辽西诗坛之精品。辽西文坛的古典诗词大家张玉书与作 者是同乡,为君子之交,常在闲暇之中以茶代酒,“不待招呼悄自来,全无拘捡莫能裁。”“泥留鸿爪平生意,每憾关东欠野梅”。与作者谈诗论文。《碧梧集》中收入多首作 者与张玉书先生的唱和之作,实为春兰秋菊,各显风骚。有时掩卷冥思,真有翠鸟和鸣,锦上添花之气韵。

 

赵宇先生说:作品境界高低,决定于诗人思想境界高低,诗如其人,诗人要加强自 身修养,所谓“德生雅,才生丽”,有雅兴方有雅作。雅作,就是境界高尚,文词与韵律优美之作。每每看到赵宇先生《丹枫集》中的400余首文词和《碧悟集》340余首韵律优 美的诗作,自忖:这不正是此位德艺双馨、才貌俱佳的诗人形象的生动写照吗!